甘黨加濕器/面具

01.

 

他作了一個夢。

 

睡姿不慎良好的他睜著眼看著天花板,像是從高處摔落失去知覺,更像是看著某處失神,迷糊的睡夢中依稀記得自己剛才的夢境。

 

細細回憶的同時竟也忘了睡意,只因方才的虛擬世界重建過程實在是不盡人意。他記得夢裡有他──天月,還有另外一個是伊東歌詞太郎,然後呢?他坐起身來細且深的回想,只要一牽扯到伊東歌詞太郎他就特別較勁。

 

是了,他在LIVE表演時拆下了伊東歌詞太郎的面具。

 

什麼嘛,只是個又短又沒什麼特殊意義的夢,他再度躺倒入床舖之懷,像是終於推開了背上重石,很快的進入夢鄉。

 

 

02.

 

伊東歌詞太郎唱歌的時候,很耀眼,全身散發著光。那聲音似是陽光般燦爛發揚,照耀著他卻如月光皎潔柔和,來者充滿侵占力,腳步卻又輕細的叫人甘之如飴。

 

天月戴著耳機,隨機播放中的曲調如同風一般掃進內心蕩闊的平原,在一掃而去的同時撈起一片綠茵,那片綠茵就和適合伊東歌詞太郎的綠色一樣,很美。嗯,天月覺得自己病得有點不輕。

 

鈴鈴,門鈴響了。

 

 

03.

 

「歌詞さん!」

「天月くん。」

他們相視而笑。

 

天月將伊東歌詞太郎請入屋內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慌慌張張的率先衝向電腦桌前,將寫滿「伊東歌詞太郎」的資料夾給關閉後,才終於鬆口氣。

 

「怎麼了?」伊東歌詞太郎疑惑的拿下圍巾後,天月順手接過,「沒什麼、沒什麼。」

 

兩人開始了漫無邊際的話題,COF的事、自家寵物的事、投稿的事,還有他們自己的事。

光是這樣就覺得時間被宇宙星辰給填滿了,和這個人一起的話,連自宅都像是太空船,整個人都輕飄飄暈呼呼的。

 

──那不就是戀愛嗎。

想起了そらる在某時某日給予的評語,天月一個恍神竟錯失了伊東歌詞太郎方才的那句話。

 

「嗯?抱歉,什麼?」

「啊,我是說,天月くん你肚子不餓嗎?」

「是、有一點點吧。」

 

戀愛什麼的,怎麼可能。他們兩個都是男生,而且他對於伊東歌詞太郎是憧憬,是朋友,伊東歌詞太郎之於他──又是什麼呢?

 

不敢妄自揣測,又或許是覺得自己太過小心翼翼,才搞得有事沒事便焦頭爛額。但是、這也沒辦法,因為有些事情問了就會過頭,不問又會介意。

 

像這件事,問了或許就越界了。對,越了自己所訂定的界。

 

什麼嘛,結果苦思深慮的結果,反倒更像是戀愛了。

 

 

04.

 

「天月くん你怎麼了?不走嗎?」看著站在門口等待著自己一起去覓食的伊東歌詞太郎,他回過神來慌張的向前走。

 

不慌倒還可以,一慌就站得有點不太穩。

 

「啊。」

「啊!」

兩個驚嘆聲之下的結合,下一剎那便是天月倒在伊東歌詞太郎懷裡的光景。

 

啊。不太妙。

抬起頭來看著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的伊東歌詞太郎,天月已經忘了要怎麼推開人,將自己的重量取回這些事。

 

倒是想起了,那個夢。

 

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在閃閃發亮的舞台上,將閃閃發亮的伊東歌詞太郎的面具給拆下。

 

一定是因為,他終於鼓起勇氣,準備吻向他。

 


评论
热度(29)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