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真 / 我未曾見過陽光,我本可忍受黑暗

SERVAMP,小黑x真晝。


「我喜歡你。」

--啊。

半推半就地在正午時間被真晝抱著來到煉獄般的學校頂樓,黑貓姿態的他忍受著佇立於對面的那名女孩投射過來的狐疑視線,那眼神像是此時此刻他不該待在真晝肩膀上似的--真是抱歉啊,是這個主婦系高中生硬要把我帶上來的--小黑晃了晃尾巴,忽視了他們無法離開太遠的距離限制,洋洋得意地抬起了下巴。

接著軟糯甜美的嗓音吐出的話語,如同粉色砲彈一樣砸向了他的Eve,他睜大了雙眼,抬起頭來看向同樣意外的真晝正直直望向搖曳著制服裙擺...

黑真 / I used to live alone before I knew you.

吸血鬼僕人SERVAMP,CP是小黑x真晝。

每次熱愛一對CP,就久違的像打了雞血一樣敲出了一堆文字……

小黑跟真晝好萌啊QQ又酷又可愛的小黑簡直是理想情人(???),負責任又開朗、觀念也無比正確的真晝令人嚮往……

總之愛上了他們,私心想敲出這篇,算是整理一下我腦內的他們兩人對彼此的顧慮和想念吧。


黑色潮水如同末日般席捲而上,無法抗拒亦無法逃脫。他被包裹在一片靜謐且無息的空間,周遭幾近於無,徒留他平靜的嘆息,微啟的唇瓣後方藏匿著尖銳的犬齒,他的雙手慣性的埋入褲袋內,袱著貓背的他漫不經心地微微扭動頭部,黑洞般虛無的空間也並無提起他深入思考的...

Toruka / Let the cat out of the bag.

One ok rock 主唱和吉他手的,妄想CP的,OOC、OOC、OOC妄想同人文。(不停強調

最近太喜歡他們了,只好久違的割了大腿肉......


斑駁的光影如同漣漪流轉,在他的臉龐來回撫摸著,如同他不受控的髮梢那樣摩挲他的肌膚表面,前者直射他的五官亮的徹底,後者只是徒增汗水黏膩,惹得他愈發低下頭來將脖頸捂得壓抑。過長的金色瀏海透著直射的光線,讓他回想起夏日避暑時的樹蔭、想起了震天的蟬鳴,如同此時此刻台下轟然的歡呼和掌聲。


身材瘦小的主唱在他的不遠處,心有靈犀般的,他抬起頭來看向對方也正望著自己的雙眼,心跳不自覺的漏了一拍,手...

來除除草,雨神的安利。

求大家去看「大祭司伊姆霍特普」,我求你們。這部新連載超級好看的啊!(抱頭痛哭)
以下大量劇透,不知道要看什麼打發時間的人可以去看看,真的是一部值得期待的作品啊!^//////^

男主角伊姆霍特普(附圖左方的黑皮)是三千年前埃及的大神官(對就是真實歷史上那位比法老出名的宰相,但大神官是本故事虛構的職位),而他的摯友則是當時的王子左塞爾(對就是真實歷史上,埃及第三王朝最著名的那位法老)。

故事設定是三千年前的埃及有個和王族勢均力敵的組織,名為「神官團」。而伊姆霍特普便是比神官團還要更進階一位的長官「大神官」,大神官們有個被「創世神——九柱神」直接下達的命令,便是要消除即...

一十四一 / 畫素五億,關於你的紀錄片

十四松坐在屋頂上,一片漆黑的天空黯淡無光,少了光和影子的夜晚,成了一點也不立體的畫像。雖然降下了夜幕,上空卻只有寥若晨星的自然光,幾乎要被人造光線給壓跨。


十四松仰望這樣毫不迷人的景色,想了想,能夠看著這片夜空的時間也不多了,就將就著看吧。


說來突兀,正坐在屋頂上發愣的這名十四松,其實是個人造人。


從頭髮到腳趾全都是由最先進的科技所製造而成的,未來科學家參考了過去曾經存在的「松野十四松」這號人物而製造出來的機器人,為了某個目的而來到這個時空的特殊存在。


參考了真實人類的頭髮、四肢、行為和情感,從外表...

いおりく/ 弦外之音

 

 

冬日云云不乏是灰暗陰冷,他收起傘向外甩了甩雨滴,對應寒潮的全付武裝並不管用,估計晚一點會下雪。覆蓋著針織物的肌膚受凍,或許是因為他與生俱來的低體溫,又或者是因為腦子裡一股熱的翻騰襯出他的身體顯得格外冰冷。

 

只不過是又一個月沒見面而已,每天晚上的熱線噓寒問暖你儂我儂連自己都覺得雞皮疙瘩掉滿地,只是打開了這扇門就能夠直接看到對方的臉而已,沒什麼好激動的吧,和泉一織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推開了宿舍大門的門把。

 

「啊!一織!歡迎回來──」頂著一頭赤髮的那人帶著一身室內的暖氣迎了上來,將他剛才內心天人交戰的鋪墊用一個懷抱給灰飛煙滅,他取下雙...

いおりく/Don't stop kiss me!(H慎)

IDOLiSH7,和泉一織x七瀨陸,R18慎入。

他們從頭到尾都在做,他們從頭到尾都在做,他們從頭到尾都在做。

麻煩請慎入......^^


http://paste.plurk.com/show/2295873/

いおりく/ 銀河列星

接續滄海迎日。

 

 

 

 

 

 

 

 

01.

 

和泉一織:七瀨さん。

 

和泉一織:我想對我之前說過的那些話作些補充,或許我的說法是有些直接,但忠言逆耳、良藥苦口這些連小學生都能琅琅上口的成語,想必七瀨さん也是知道的。

 

和泉一織:喜怒哀樂這些事情有時候是由不得我們自己作主的,尤其是我們這樣的工作內容就更是如此了,在螢光幕前要有最佳的表現,要讓粉絲們看見最敬業的自己,這是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吧?

 

和泉一織:歡呼聲與勝利永遠只會獻...

アイナナ / 親吻三十題

內含45、17,選了兩題分段來寫……

45的部分是和邪佞總裁約好要獻給總裁的\^0^/

 

 

 

 

 

 

 

 

06. 溫柔繾綣的親吻(17)

 

仿若處之冰窖內的氣溫讓七瀨陸冷的直發抖,冬日的風豪不留情帶走他身上的熱度,他哆嗦著身子將脖頸縮進圍脖內,卻不知這反射動作會使身體更浸浴於低溫中。就四葉環的說法是空氣冷的像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國王布丁,七瀨陸努力轉動思緒,想方設法轉移自己被寒冷給弄得動彈不得的注意力。

 

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是晚上

いおりく/ make better sense.

IDOLiSH7,和泉一織X七瀨陸。

 

 

 

 

 

 

 

 

他總在LIVE開始前以他自己的方式關心著IDOLiSH7的成員們,更多的是像貼著便利貼那樣不斷在七瀨陸身旁提點那些緊要事項,就在七瀨陸嘟著嘴抗議著自己很囉嗦時,他也就識趣的安靜下來了,這些是他們之間的例行公事。

 

噢,差點忘了。在其他成員目所不能及之處親吻彼此也是他們必行之事。

 

出門前要先替位於玄關的花盆澆花;每頓晚餐都得有一飯一湯一主食三菜;下次的會議資料必得提早一小時在辦公桌上預備好。類似於...

いおりく / 滄海迎日

Idolish7,和泉一織X七瀨陸 17推17推(*´ω`)人(´ω`*)

SSR組合卡捏他、劇情捏造有,文頗長慎入Q_Q

來來大家快來玩玩Idolish7啊!官方發糖好萌劇情很棒音樂很好聽的!


01-


沖繩岸上的海風伴著呼嘯聲迎面而來,唇上似乎也沾染了苦澀的鹹味,七瀨陸舔了舔嘴,隨著疑惑接踵而來的是新鮮感。他呼出一口氣,晚風過於涼爽,開始後悔自己沒有把薄外套帶出來的同時,一件外衣便從天而降撲在自己的頭頂...

甘黨加濕器 / 人生足別離

今年二月中的甘黨合本參本全文。

 

01.

 

陰霾劃起了一道塵埃,割了所有愁眉苦臉的臉龐一道隱形的傷疤,再任由雨水同化所有哀傷,所有的人都支撐著可歌可泣的過去,架起一柱脆弱不堪的塑膠傘阻擋著天威的降臨。天月在周遭空曠的廣場上轉動著手中的傘柄,看著因為灰e撲撲的天氣而跟著灰頭土臉的人們,他內心的雀躍之情對比著現在的所有,絲毫不因為周遭情況而有所干擾的正面氣場在他身邊擴散開來,就連透明的水滴看來都格外惹人憐愛。

 

「天月くん──抱歉我來晚啦──」看起來狼狽不堪的那人連外套拉鍊都來不急拉上,匆匆忙忙的連雨傘都忘了使用,就這樣拿在手裡奔跑著。在他的面前停下...

りぶかし/亦始終想念著你的夜裏

無眠之夜。


他在床鋪上翻來覆去,本以為今天勞動值超越平日所能負荷,會很快就入睡的,但卻輾轉難眠。或許該怪罪在意識快要沉入最底時,腦海中突然浮現的那張臉。


「歌詞太郎さん……」他輕聲細語喃喃著那人的名字,叫喚中摻雜著無奈和難耐,他捂住嘴堵住即將呼出的那口幸福,平視天花板思念著在夜空另一方的那人。城市裡頭沒有銀河,那麼在這無晝之時只能像隻麻雀艱難的追逐著連綿纜線,朝著伊東歌詞太郎的方向飛奔而去了吧。


他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點入應用程式後在那人的通訊視窗下敲了兩字:睡了?靜置...

スズそら / 逐色

被屏蔽了以後標籤突然失效怎麼編輯文章都出不來......所以重新發布了真的很不好意思>_<

http://paste.plurk.com/show/2235453/

嗚嗚我也有被屏蔽的一天。

甘黨加濕器 / 七十六萬公里的飛行

歌詞太郎生日快樂!!電腦壞了我只好用手機艱難的敲一發Q.Q


說那傢伙纖細如髮,會令自己有些不暢快,但若將粗枝大葉強行加冕於那人,恐怕連自己都無法認同。


那傢伙啊,或許只是做些認知中被列為正確的事,並沒有要刻意去討好或刁難任何人,這他是知道的,因為他就是喜歡那樣的伊東歌詞太郎。


雲絲繚繞藍天,航跡雲領著青鳥們飛往彼方展翅翱翔的各有去處,他卻像隻懵懂的雛鳥抬著頭發呆。


有時自己不願承認的情緒像朵烏雲,竭盡全力擁抱城市,卻令人避之唯恐不及,在潸然淚下之後消去蹤影,唯有雨跡無所遁形。


在蒸發過後愛啊恨的通通都重新來過,被雨滋潤的大地遲早又會乾枯發燙,再來回頭責罵雨季的遲刻...

平成之上

現paro小段子。第一段CP是雙狐,第二段是鶴一期。

(P.S:一期哥買東西給五虎退那段對話的梗源自推特)


壹、


鞋櫃裡頭放著一雙沒有看過的皮鞋,而自己的那雙室內鞋消失了。


鳴狐手中拎著自己的皮鞋四處張望,再三確認這是屬於自己的鞋櫃以後,按照常理判斷大概是某位睡昏頭的同學一個不注意把鞋櫃號碼看錯了,穿走了他的室內鞋還順道霸佔了他的鐵櫃,才會造成他現在的窘境。


這下可好。解決方案有三,一是光著腳踩著白色襪子往...

雙狐 / 十夜不寐

我在狐狸坑底玩泥巴^_^!

 

 

 

千載難逢的機會使他獲得了人類的外型,不擅言語的他所幸身旁還有一隻能言善道的狐狸能代他發言,肩上的代理口若懸河帶過他的惜字如金倒中和了這太過沉靜的形象,不至於讓寡言的他因為語言這項代溝而與世隔絕。

 

剛出陣回歸的鳴狐跟著第一部隊走進了本丸,櫻花紛飛的氣味對比著出陣時的狼煙四起,顯現出後者格外嗆鼻而前者分外沁心,鳴狐站在原地四處張望著,等到身為隊長的加州清光總和了戰績去向審神者報告後,部隊才算正式解散。

 

烈陽下他的視線疲憊,一身黑的裝扮使他吸收了特別多的熱能,狐狸貼心的從他的肩膀上跳下,...

甘黨加濕器 / 四月時雨

花雨紛飛的景象太美,卻美得險象環生。天月吸了吸鼻子不料吸進的是新鮮空氣還是花粉。他的鼻頭紅透了一圈,無法順暢呼吸的感覺不好受,連同腦袋也堵塞的敏感,讓他的眼角也不住顫抖。口罩能否抵禦花粉見他毫無起色的模樣這成效就可見一二,被悶在布裡的肌膚漲得通紅,他的眉頭緊緊皺著擰出了不少眼淚。

 

伊東歌詞太郎一早就按響了他們家的門鈴,笑呵呵的和自己的父母打過招呼後自動自發的走進他的房間,嘴角上揚的模樣很是可憎,天月覺得眼前的人不是身體構造異於常人、就是全身上下的反應都比其他人慢上好幾個小節,所以才能夠倖免於這場天災。

 

「今天的話可以隨意使喚我沒關係的哦,天月くん也不想出門接...

まふそら / マトリョシカ

對你沒有看錯標題CP……第一次敲這兩人的字我真害怕……請慎入哦。

 

 

 

 

 

 

 

 

他想這世界上不會有幾個人喜歡封閉的空間。

 

特立獨行如他也是一樣,對於從窗內往外看的世界他總覺得模糊,所以他同情金魚也可憐靜止在花瓶裡的水,但他不可能砸碎魚缸也無法為玫瑰止渴,所以這樣的想法終歸也只是他自己的任性。

 

小的時候曾經在玩具店裡看過一組又一組完整的俄羅斯娃娃,看著鮮豔的色彩幼小的他驚呼,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雞蛋!他感歎,調皮的玩弄著五顏六色的橢圓,一個不小心摔...

甘黨加濕器 / 薛定諤的貓

用一篇文章完成了咲亞和苑子的點文,還拖這麼久真是抱歉……T”T

點文的主題是「基爾伯特法則(真正的危險是沒有人跟你提及過他的危險之處)」以及「你從未牽過的手」!謝謝願意陪我玩!

 

 

 

 

 

 

 

伴隨著初春接踵而來的是含潮的雨季,珠水滑過葉脈後滴落在天月的頭頂,接收到了毫無預警的冰冷攻擊後,身體反射性的顫了顫,收起帶著雨水重量的傘前他轉了轉傘柄,傘面落下後視線正巧對上前方柏油路不遠處的コニー、un:c和伊東歌詞太郎。

 

對面的三人聊得正開,天月甩開一身殘留的雨滴後正想出聲叫喚,卻聽...

りぶかし/ Signal waltz.

學園設定。

 

 

 

 

 

 

1-

 

雖然冒昧,但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喜歡妳,在這封遲來的信裡。

 

廊中妳踩著皮鞋跨越白色磁磚的聲響清晰,妳高傲卻又純真的擺盪著燙平的百褶裙,這三年中陰暗沉悶的我除了埋首書籍,其餘的時間全都在看妳。

 

沉重的文字壓垮了我的年歲,而宜喜宜嗔的妳嘲笑我的膽小、指責我的懦弱,活躍在我一無所有的青春。

 

 

*

 

他們進入了老舊的校舍,生鏽的零件在帶動喀啦作響的門板時以僵硬的音符響徹了沉默的空間一陣滄桑的...

りぶかし/火冒三丈的head over heels.

生氣其實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不但會降低平時不知道幾倍的判斷力,而且自己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對方可能還渾然不知,毫無疑問的自找罪受,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自討苦吃。


所以りぶ不常生氣,就算覺得有點不開心了,也會努力平息心目中憤怒的火苗。畢竟不值得的事做多了累積了經驗也還是不值得,變得比較會生氣人生也不會更好過一點,如此這般的人生哲學早已定存在りぶ的腦海裡,等到適當的時機提領出來一定會得到不少的額外利息。


說到人生啊,其實偶爾他也會幻想一下。


有個和他一樣對吃非常講究的女朋友,大概比他...

甘黨加濕器 / 審判

他的眉頭深鎖,傾向過分或夢幻的形容詞太久,導致今日他給予自己的評語倒不像是在譴責自己,而只是在開著玩笑,別人聽了笑了兩句也就算了。


他罪孽深重,而這份罪在這世界上只那一人饒恕,他便可獲得解脫。冬日隨手一揮便奪色於大地,連同他的臉色也跟著沉重起來。唉,某個什麼天什麼月的拜託別再自尋煩惱了,他這麼想著自己,同時卻也覺得自己苦中作樂,而到底在苦著什麼,其實也不值得深究探索。


反正他就是一個平凡的人,想著無聊的事,糾結著無聊的點,偶爾突發奇想說說幾句人生大道理,然後再繼續平凡下去。


舞台上的花火、奔跑中的浪花、平交道的風起、奧藍大空的淚落,這世...

りぶかし / 吻落槴子色

接續沉溺於夏天之後。^_^


縈繞在鼻尖的是梧桐的氣味。


指尖撥動琴弦,心煩意亂的步調倒不如秋日落葉紛飛那般幽遠,音樂本來就是靜心最好的方式,如今卻因為自己的心猿意馬而達不了以往的功效,從煩躁晉升到擺爛的等級,伊東歌詞太郎放好吉他後躺回床上的下一秒膝蓋便被自家的白貓攻占,窗內窗外景象一片祥和,心亂如麻卻無法讓他浸逸休閒的樂趣,恍恍惚惚的就又想到了前幾日落在手背上的舌尖,還有りぶ那一臉不甘說出口的「我喜歡你」。


被告白了……被友人告白了……!這種時候該怎麼做?習慣在理清現況後去分析最佳處理方式,但無奈經驗值為零也只能跟個無頭蒼蠅一樣,胸口悶悶的...

りぶかし / 沉溺於夏天之後

是的你沒有看錯標題CP,就是りぶx伊東歌詞太郎。

還請慎入啊!


時節已入食慾之秋,身為無論四季胃口都大開的吃貨,りぶ總是走在食尚潮流的尖端,最適宜的時機吃著最入味的美食,這點是許多人點頭稱是、也是他本人引以為傲的,畢竟要能吃遍許多人連聽都沒聽過的食物,那絕對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


意料之外的是天氣明明轉涼了,りぶ還總是徘徊在便利商店的冰箱前張望,對著冷凍著的涼品探頭晃腦的,尋找著他近日以來頻繁寵幸的甜品──家喻戶曉的薄荷味冰棒。好吧,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一時嘴饞,過沒幾天這位美食家又會開始在推特上發出一張又一張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照片。...


甘黨加濕器 / 好人和好運、壞人與不幸

若無法皆大歡喜,那至少也要瀟灑的鳥獸散,他是這麼想的。雖然嘴巴上說得漂亮,但事實的狼狽卻還是無法改變。


人的好運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降臨。


說起來他也不是那麼希望能有個戀愛對象或迎接婚姻生活,但有的時候電話那一頭父母的苦口婆心,倒真讓他有些後怕……什麼老了以後隻身一人的痛苦、沒有老伴在身邊的寂寞。


伊東歌詞太郎趴在桌上打了個盹,醒過來時只覺得長時被壓迫的臉頰熱熱燙燙,查看不遠處手機的未讀訊息,竟然多達幾十封。


不太想去看,只好暫且保持不讀不回的...

浩清/ Ball(m)oon.

今晚的月亮缺了一塊,失去了作為圓的完整、也喪失了身為弦月的資格。在都市裡抬頭只能望見深海之夜中月光的一枝獨秀,但來到了鄉下以後少了光害少了煩憂,星光卻相反的總是齊聚在月亮身旁,每天晚上只要仰首就能夠看見在宇宙中爭奇鬥亮的繁星和像是擔任和事佬的月。


「老師。」


聞言,他轉頭看向一直靜靜坐在身旁的木戶浩志,夏日的夜裡除去天上美不勝收的星光以外最多的就是蟬鳴聲,若不將說話的音量抬高一點,就連搖頭晃腦努力吹散涼風的電風扇的運轉聲都抵不過。不過……木戶浩志意外認真的表情倒是增加了不少半田清舟的注意力。...


甘黨加濕器 / 程前三十公分的驟雨

Sex pistols(野性類戀人) paro。

簡略的解釋一些:這個paro的世界裡存在著斑類和猿類兩種人類,猿類為一般的人類,占有人口比例的大多數。而斑類則是占少數的人口比率,能夠行使特殊能力,繁殖力卻比猿類要低上許多的人種。

斑類主要分為六大類(貓又、蛇之目、熊樫、犬神人、蛟、人魚),這六類之中又分重種(斑類之中數量極少的貴重的種,力量強大,但繁殖力低)、中間種(位於重種與輕種中間的種)、輕種(能力最低,但是繁殖能力較高)。

魂現:精神和肉體交替,外觀顯現出原本動物的姿態,極度憤怒或者興奮時會出現。


因為是這樣子的paro,所以是架空!

請原諒我。...


阿拉阿里 / 諸神的黃昏

時間點大概是在第一百七十八夜,兩人獨處的時候!

硬是插了一段自己的妄想進去啦。


將神所付與的宿命貫徹始終,這或許是他生來最為重要的使命。


為了將這世界的「流向」導回正軌,為了讓所有墮轉的靈魂得以安息,身為MAGI的阿拉丁才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才會受到RUFU的喜愛。


曾經雅姆萊哈摸著他的頭頂,用比平時更為溫柔的雙眼,猶如水魔法那般富蘊著力量和溫暖的熱流。他的師傅總用一種心疼的語氣像是想替他承擔一些什麼。小小的肩膀背負的太多、明明就只是個孩子。但是任何人都知道──這任務,非阿拉丁去完成不可,其他人是辦不到...

甘黨加濕器 / 沙漠之海冰原極地

緊握流沙會使其易逝於掌心,但是攤開了手掌又會隨風飄去呢。


伊東歌詞太郎在一片廣大草原中奔跑,下一秒卻離奇的鑽進沙漠之海中,眼前赤炎的熱浪隨著扭曲的陽光恍著他的目光。


真是笨蛋呢,如果要把沙握在手心裡不放,那麼只要澆點水不就可以了嘛。伊東歌詞太郎拿出了水瓶往上頭灑了點水,果然手裡的那團沙被他裹成了一顆球,接著眼前的畫面再度轉換,變成了無盡的冰之極地。


一臉詫異的看著遠方的極光,只穿著一件襯衫的伊東歌詞太郎一點也不覺得冷,但他卻能夠感覺到逝於掌心的那片冰涼──剛才才做好的沙球變成了雪球,接著因為他...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