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同居三十題之二十二




二十二、一場飛來橫禍

 

伊東歌詞太郎上氣不接下氣的打開家門時,他就該意識到有哪裡不對勁了。

 

餐桌對面的婦女細細品嘗前不久才買回來的日本茶,天月和伊東歌詞太郎如坐針氈併攏雙腿,坐姿極為端正,分明是家人相聚應該好好慶祝的和諧場景,但卻有如鴻門宴那般的緊張氛圍是怎麼回事?

 

從進屋裡後伊東歌詞太郎不斷滲出的冷汗和婦女一言不發的態度,都讓他不敢輕舉妄動,天月伸出手來打算用剛才倒好的牛奶潤潤喉,好化解自己遭受緊張感染的情緒,沒想到就在這時──他的母親開口說話了,「你們兩個……是在交往嗎?」

 

「嗚噗--」才剛入口的冰牛奶馬上被以悽慘的方式淘汰,看著自家母親正經八百的模樣,天月反而不知道該以玩笑打發還是坦承自家母親所猜測的一切屬實。

 

供出實情……這樣的選項並不是沒有思量過,但是還不是時候。

 

到了什麼程度才該說、如何說都是一個大問題,雖然他並不是獨子,但也是受到雙親疼愛長大的,而他也深愛著自己的父母……就算搬出來和伊東歌詞太郎一同居住,也還是選擇了離父母最近的這個公寓。

 

「……天月?歌詞太郎くん?」母親一向慈藹的表情如今竟凝重了不少,這讓他們兩人的壓力更加重了許多,腦子亂成一團的這個時候,實在是說不出什麼有邏輯的說詞……

 

「……好吧,你們不說,我今晚就睡在這。」

 

……欸?

 

「可是……媽──我們只有兩間……」

 

「那天月你的房間讓出來給媽媽睡吧,你去和歌詞太郎くん睡一晚,可以嗎?」

 

……就算想說不行也沒辦法吧。

 

 

這大概是搬進這間房子以來最難眠的一夜。

 

還好他平時也有在打掃自己的房間,所以自家母親應該看不出來……其實自己一直都睡在伊東歌詞太郎這吧……

 

應該看不出來吧……

 

緊張的翻來覆去,但是其實很早之前就有預想過這樣的情形,但該怎麼應對卻是如何模擬也無法達到臨場效應的。

 

他已經決定好了,要和伊東歌詞太郎一起走下去。那麼這個關卡是一定要通過的。他沒有電視劇裡頭男女主角相約私奔的覺悟,也沒有拋下自己的父母親遠去他國的勇氣。雖然明白自己的雙親算是開明的人,但是突然要接受這樣的事實,恐怕還是需要時間和契機的吧……

 

「放心吧,沒事的。」伊東歌詞太郎骨節分明的手指緊扣著他的,被鋪底下相連接的肌膚沁涼了他熱的急躁的腦袋。

 

「兩個人一起面對的話,一定比孤軍奮鬥還要好上幾百倍的。」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我也不用這麼煩惱了啦。」

 

「哈哈,也是呢。所以打從一開始就不用擔心不是嗎?」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這個人真的不會說花言巧語,就算真說起情話來也都是拐彎抹角的文字遊戲。

不過,總是能夠一臉認真的說這些肉麻的話呢……

 

勾起了嘴角的淡笑,天月漸漸開始有了睡意。

 

 

「那麼我先進去了。」

送母親回到家裡以後,終於放下懸在半空中的那顆心,回到自家時因為操持已久的警戒心總算有所清閒,所以整個人放鬆下來時倒覺得身體特別沉重。拖著疲憊的心緒打算倒一杯水來喝時,發現自己慣用的馬克杯不在原本的地方。應該是不小心忘在伊東歌詞太郎房裡了吧……這麼想著也沒有多注意,便隨手拿了另一個馬克杯倒水。

 

接著過了幾天,他還是沒有找到那個馬克杯。

不管是在客廳、飯桌上、伊東歌詞太郎的房間或者是自己的房裡,全都沒有找著。

 

「歌詞太郎さん有看到我的馬克杯嗎?就是上面有個正宗君的那個……」

 

「說起來這幾天好像都沒有看到呢……?」

 

怪了……仔細想想,似乎是在自家母親來過以後就沒有再見過那個馬克杯了,是母親不小心帶走了嗎?還是用過之後隨手一放,忘了擺回原位了?這麼想著,他決定打電話去詢問。

 

「啊!媽──之前妳不是有來這裡住一晚嗎?」

 

「嗯嗯,那妳有看到我的馬克杯嗎?就是……上面有我很喜歡的圖案的那個。」

 

「啊,對!妳還記得自己放在哪裡嗎?」

 

「……………………」

 

「……啊…………嗯…………我知道了……媽你繼續去忙吧……打擾了。」

 

「……怎麼了嗎?」在一旁目睹了天月微妙的表情變化,伊東歌詞太郎不免疑惑的問了一聲。

 

「……媽媽她說……她把馬克杯藏在我的棉被裡了……」

 

「還說……如果我是睡在自己房裡的話,那早就找到那個馬克杯了……」

 

「……天月くん的媽媽果然很厲害呢。」


评论(16)
热度(54)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