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step by step - 03

 

房內的溫度彷彿驟降了五度以上,雙親外出獨留他一人的空間再算上一貓一狗,平日裡早已習慣的氣溫今日卻突地無法適應。天月將整張臉埋入鬆軟的抱枕中,如同意料那般除了喘不過氣來以外再沒有其他收穫。

 

倒臥在耳窩中的耳機盡責的播放著列表中的樂曲,將他自這一無聲響的方圓內隔絕,佔有了這幾席榻榻米中的所有音量。

 

終於他平躺在床鋪上,老實的盯著天花板上的紋路看,手掌不自覺的貼上額頭,接著緩緩往下覆蓋,他試圖以漆黑的視線助長思考的順暢。

 

內心有一種不知名的感覺在翻騰著,如同風積沙那般,一開始的感覺很輕很不經意,但日積月累的便愈發沉重,就連毫無知覺的自己都引發了戒心,開始為這一情感疑慮不已。

 

思考了很久,果然是那個吧、那個。

 

發覺和自己那麼好的朋友竟然戀愛了,而且一向對感情方面十分被動的那個人還準備主動出擊,稍微有點訝異,不,他訝異的程度甚至已經到了茶不思飯不想。重要的朋友被陌生人給搶走了,到自己無法觸及的地方,而自己也因為茫無頭緒而只能在原地踏步。

 

所以是,有點吃味吧……

 

覺得這樣的自己很糟糕,看不慣他人的幸福,甚至還不懂得祝福,感覺真是壞透了。如此想著的天月雙手捂住眼,若不如此恐怕下一秒就會為自己流下責備的眼淚。

 

是不是,那位和他一起愛著音樂的朋友,就要離自己而去了呢。

 

如果伊東歌詞太郎是和音樂交往的話,他就不會有這種煩惱了。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的佔有慾還挺強的,就為他的那些單身朋友們捏了一把冷汗。

 

或許是為了贖罪,又或者是為了道義,天月發誓自己是真心想要幫助對方。若是真能尋得真愛,那又何嘗不可!既然月老都千辛萬苦的牽了條紅線,那他天月也沒有推辭不幹的道理吧!

 

但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就在他信誓旦旦的認為,只要他們兩人合作無間真心真意不屈不撓,伊東歌詞太郎和他的心上人絕對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他也能功成身退了的時候……

 

──稱讚對方?

 

──是的!每個人都喜歡被稱讚不是嗎?歌詞さん試著以稱讚對方的方式,讓對方有種……「這個人是不是喜歡我?」的感覺,或許也能夠達到目的哦!

 

是的,然後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就這麼忍不住眼淚。

 

伊東歌詞太郎真的離開他了,到了好遠好遠的地方。

而這距離是不論再怎麼跑步、再怎麼唱歌,都追趕不了的。

 

實質上的漸行漸遠,或許也在他的一念之差。

 

「什麼啊……像聖人一樣的那種人。」他嘴裡嘟嚷著,將播放鍵轉換為暫停鈕,坐起身子後拉了拉休閒服的衣領,看向蜷著小小身子在地板上玩弄他的毛帽的rua,天月不忍剝奪這小可愛的樂趣。

 

望得出神的同時終於鬆開了緊皺的眉頭,天月才注意到門口傳來的鈴聲,這時間應該不會是自己的父母吧。小跑步到玄關迎接時,習慣性的瞥向貓眼,門外站著的人看起來很緊張。

 

這份緊張透過貓眼連同傳染給了他,下意識靠在門板上深呼吸吐氣,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像是要催出那千分之一的從容,本來想扯開一個瀟灑的笑容,但無奈嘴角實在過於僵硬只好作罷。

 

接過了那盒設計極簡但富有質感的包裝,一眼就看出是這附近名氣不小的蛋糕店,覺得自己太麻煩對方了,因為剛才的事所以有些不自在的來往了幾句,正想請對方進來一起享用時,事態再度被打成亂數,繼而發展。

 

眼前低垂著頭差點就沒下跪請罪的伊東歌詞太郎,當然不會看見他一臉驚嚇又甚至……有些欣喜的複雜表情。

 

太好了,這個人還會回頭,還會回頭注意自己有沒有跟上。

 

內心的感動像是不斷翻湧、向上撲朔的浪潮,一向衷於感性驅使而不是理性研判的他於是鬼使神差的開口問了,「歌詞さん接下來的幾天,能夠和我一起去旅行嗎?」

 

「旅行?」眼前的人像是無法料到這樣的展開,臉上模樣倒是沒有出現困擾的蹤跡,這讓天月鬆了一口氣,也才能夠替自己找台階下。

 

「啊,不是啦,開玩笑的啦!歌詞さん這麼忙碌,最近我也……沒什麼空閒,怎麼可能空得出時間嘛!」終於扯開一個較為自然但略顯尷尬的笑容,時時刻刻注意著另外一人的反應原來是這麼累的事情嗎……他覺得自己像是在面試,又更像是在接受拷問。

 

既然如此便將關卡一口氣通關到底吧!天月幾乎咬緊了牙關艱難的接著說,「更何況和我去旅行了,歌詞さん還怎麼去追求那個人嘛……所以我會為歌詞さん加油的,因為這對歌詞さん來說,是獨一無二的、特別的喜歡,對吧。」

 

──只要你還記得回頭看看我,那我們之間便沒有盡頭。

 

看著伊東歌詞太郎淡然的淺笑,他卻遠遠無法釋懷。

 

在兩方一面推拒一面鍥而不捨的客套下,兩人終於坐在餐桌前各自用叉子戳弄著蛋糕,各自煩惱著這凝結般的氛圍。天月和伊東歌詞太郎似乎都忘不了更早以前……在伊東歌詞太郎家中,對方的那番話,和、連他自己也措手不及的淚水,替他們打開了什麼奇怪的門。

 

終於兩塊小蛋糕在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中被解決,剩下的三分之二則留給了天月的雙親。正打算走到玄關那送走伊東歌詞太郎時,天月原本面對的背影冷不防的將正面轉向了他,反射性的往後退了一步的天月微微抬頭看向對方。

 

原本不該期待對方說些什麼話的他,在伊東歌詞太郎悄悄抓住他的手腕時燃起一線希望,原本有些退怯的視線再度堅定起來。

 

「吶,天月くん,我可以抱抱你嗎?」

 

「咦?」

 

正常的反應應該是接著問「為什麼」,但是天月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了,像是一手抓住這個機會就不打算放開,抿著下唇點了點頭。他在內心默默的向伊東歌詞太郎未來的情人道歉,完全忘了指責眼前人的心猿意馬。

 

伸向他的雙臂也沒有多加遲疑的摟住了他,緩緩的加大了力道,天月閉上眼去感受這個……和以往的那些都不太相似的擁抱。

 

而雙手回擁住伊東歌詞太郎的同時他再度困惑了,先前的那些認定在這滿懷的熟悉味道中被全然打破。

 

這個人是他認知中很要好的朋友,十分與之相處的喜悅,二十分想要分享心事的信任,三十分追逐著去並肩同行,剩下四十分未命名的情感似乎能夠囊括這一百分。

 

吶,他愈來愈搞不懂了啊,他到底為什麼難受、為什麼吃味,又為了什麼而落淚。

又為什麼會想和這個人一起,不論何時何地、漫無目的的去旅行。

 

「謝謝你,天月くん。」

 

緊抱著他的人這麼說了。

 

更讓他明白,此情無以名狀,卻漸漸深刻的無以復加。


评论(23)
热度(45)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