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step by step - 02

 

 

「完全不夠啦!歌詞さん!如果想要告白的話,這樣子是不行的吧!」

 

「不行、嗎……?」

 

戀愛一直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先不論世上那過多的轟轟烈烈的愛情,他還沒經歷過鐵達尼號裡頭的生死別離,更無從知曉羅密歐與朱麗葉心頭的滋味,只懂得以視覺品嚐書中愛恨交織的他,現在最先要知道的,或許是該怎麼向心上人遞出合格的告白。

 

告白怎麼這麼難……似乎在不久前也曾經苦惱過類似問題,伊東歌詞太郎再度在腦海裡數落自己,比起他人更加勤快的為自己落井下石。

 

或許他該感謝はしやん幫他出的好主意。因為以他的戀愛經驗值,若真的有勇無謀的衝到天月面前對他說我喜歡你,可能真的會看見天月無奈又無措的表情。那不只有現實,他的夢想也一定會碎成一片。

 

──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嗯,雖然我很糟糕,但我覺得你很棒。

──對不起我竟然喜歡上你還想跟你交往……你會不會覺得……很困擾?

 

諸如此類的告白,不斷的遭到天月的退貨和良心建議。伊東歌詞太郎不太明白,他都已經照天月的說法,抬頭挺胸增加音量了,怎麼天月還總是不太願意讓他過關……?

 

而且……總要自己拿出信心來。

 

可是,照著現在天月替自己出主意,去向他人告白的神情和狀況看來──伊東歌詞太郎是愈來愈拿不出告白成功的自信啊……

 

或許是因為他一臉沉重,所以天月也不多免強他在這追求的第一步上來回,只好試著努力思考,看能不能夠換個方式幫助伊東歌詞太郎。

 

「啊!對了!試著稱讚對方如何?」

 

「稱讚對方?」

 

「是的!每個人都喜歡被稱讚不是嗎?歌詞さん試著以稱讚對方的方式,讓對方有種……『這個人是不是喜歡我?』的感覺,或許也能夠達到目的哦!」

 

愣愣的聽著天月似乎很有道理的解釋,伊東歌詞太郎突然覺得眼前的天月似乎在閃閃發光。稱讚嗎?完全不是問題!這件事就連喊預備都用不著,隨時隨地都可以開始。

 

嗯……只是要在本人面前,還真是有點……說不出口。不過沒關係,在天月看來他是在和其他人告白,所以……伊東歌詞太郎,用不著害臊!這只是練習!就像一場預賽!當然,若是連預賽都過不了,那決賽就更不用說了……

 

莫名其妙的又開始打擊自己的伊東歌詞太郎拍了拍臉頰,看著對面似乎在為自己打氣的天月,心情突然冷靜了下來。

 

「雖然我不太會稱讚人……不過……我覺得……『他』是個很堅強的人。」

 

「人活著總是會感到無助、徬徨,甚至會失去走下去的動力。但是『他』總是笑著、鼓勵著旁人,就像『他』從來沒有被這些煩惱困擾過。」

 

「但是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沒有被困擾過呢。就是因為知道『他』一定也有煩惱著的事,所以才佩服『他』。」

 

「所以才覺得『他』遙不可及。」

 

 

天月回家後,他回到房裡躺著。

 

在床上翻來覆去,不時看向一旁的時鐘,弄亂了一頭蓬鬆的短髮,伊東歌詞太郎在過了半個小時後終於撐起身子,拿起了錢包和鑰匙,替兩隻白貓留了一盞燈後,他走出家門的同時不忘將其鎖上。

 

雖然前面說過了很多次,但是伊東歌詞太郎還是想說──喜歡這件事,真的很深奧,箇中奧秘實在難以窺測,更甚至是比海底針難尋。

 

很多書為愛描寫了許多、也揣摩了許多,但永遠不足夠,所以有關於愛的書才愈出愈多。

 

但是還是遠遠不及──更多、更複雜的感受。

 

就好比痛苦和快樂,那絕對不是四個字「悲喜交加」就能夠表達出來的感覺,為了能夠讓讀者深刻感受,所以筆者的描述也愈來愈包羅萬象。

 

伊東歌詞太郎唯一敢自誇的就是看得書夠多。所以他很明白,自己看過的說法夠多。但是說法歸說法,那充其量只是他人的想像,更甚至是他人所感受到的轉述,永遠無法比起自己所感受到的要更有心得。

 

所以伊東歌詞太郎在遇見天月之後,才真正懂得什麼叫喜歡。

 

看著菜單上五花八門的糕點名稱,店員和藹可親的為他做了詳細的介紹,身後大排長龍的隊伍讓他直冒冷汗,迷迷糊糊的指了一個名稱看來夠長夠有氣勢的甜品,在店員精緻的包裝過後,他慌張的掏出錢包,連找得零錢都忘了拿,就匆匆忙忙的提著五吋蛋糕逃離現場。

 

他雖然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夠讓天月真正的開心,可是他知道,他永遠都不想讓天月難過。

 

按下了天月家的門鈴,伊東歌詞太郎小心翼翼的提著手中的小蛋糕,在天月應門前心跳噗通噗通的不斷加速,在看見對方打開門那一臉詫異的模樣後,他更加緊張了。

 

「那、那個……這家店的蛋糕聽說挺有名的,所以就替天月くん買來了。」將手中的紙盒遞了出去,眼前已經換上居家服的天月怯怯的接過。

 

「謝謝……可是這家店不是要排隊排很久的嗎?」天月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彆扭,這讓原本頭就低很低的伊東歌詞太郎很乾脆的、對著眼前比自己小了四歲的人,彎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對不起!」

 

「雖然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又或者是說錯了什麼……!」

 

「可是……我……並不想讓天月くん難過的,真的很抱歉。」

 

在自己說完了那一番「稱讚」的長話不短說後,還以為天月會給予駁回或是免強認可的評價,沒想到卻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天月哭了。

 

在他的面前,毫無保留的哭了。

 

情況急轉直下,他毫無招架之力又不敢輕舉妄動,只能不夠體貼的無言送走天月的背影,聽見了家門被關上的聲響,他才真正的回過神來胡思亂想。

 

彎著腰的視線只夠瞥見天月緊捏著紙盒握把的手掌,伊東歌詞太郎絕望性的閉緊雙眼,希望下次睜開眼睛時,能夠看見一如既往的笑顏。

 

「……歌詞さん。」

 

在耳畔響起的是天月的嗓音,伊東歌詞太郎睜開眼,隨著對方的叫喚挺直腰桿,望著天月異常平淡的表情。

 

「接下來的幾天,能夠和我一起去旅行嗎?」

 

然後他再度陷溺於那雙清徹的瞳仁裡。


评论(13)
热度(44)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