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step by step - 01


 

這通電話持續了半個小時左右,伊東歌詞太郎看著結束通話下顯示的時間,開始慢慢的消化剛才的教授,轉換成自己所能理解的文字。

 

如果喜歡一個人,應該怎麼去追求他?

 

這問題似乎網路上搜尋關鍵字就能得到許多說明文,再有誠意一點去提問網發個問,或許能夠得到更有建設性的解答。

 

但那些都不會是伊東歌詞太郎想要的。無奈網路上寫得全是如何追求漂亮女生、性感熟女的秘訣,更無奈的是分明知道再怎麼搜索「追求天月的方法」也不會有一個完全相符的連結蹦出來,他卻也只能趴在電腦前苦惱。

 

成為一個坦率的人怎麼這麼難,難的他連鼓起勇氣去問天月喜歡些什麼,裝做若無其事的送給他討他歡心都做不到。好吧……這也僅是膽小鬼的藉口罷了。

 

因為不敢直接去問本人,所以打電話去問了自己覺得可行的人選。

 

電話那一頭的はしやん對於他的發問一開始先是驚訝,再來免不了一些套話和玩笑,最後的最後也算是得到了不錯的建議,對方也才終於放過他,免強相信了他極為不可信的「只是好奇問問」的搪塞。

 

凡事船到橋頭自然直,對於戀愛這方面總是以這樣超不積極的態度去面對。本來就沒想過會有人喜歡自己,既然沒人喜歡自己,那麼他伊東歌詞太郎就別造成他人的困擾,去讓別人為難煩心了。

 

抱著這樣的心情渡過了二十年以上的單身生活。接著,某一年的某一天,像是暴風雨來襲般,他冰封已久的戀心就這樣嘩啦啦然後唰啦啦的──被解凍成功。

 

內心的熱浪像是被壓抑太久而不斷的反撲,解凍之後的每一天都像活在不安定的世界裡。天月對他笑,他就一天都好過,天月忘了回他一個訊息,他就一天都難受。像是初戀的小女孩又像是瘋狂的追星族,只要見到天月就高興,只要想起天月就心醉神迷,這樣病入膏肓的他終於明瞭──

 

雖說是成事在天,但更重要的前一句話是謀事在人,戀愛這一回事就更加體現這句話的正確性了。

 

 

追求聖典之一!試著以「和你並不相干,只是想問問你」的方式去探探心上人的口風。什麼意思?伊東歌詞太郎努力咀嚼著剛才はしやん不斷提出的例子和成功案例,覺得看過挺多少女漫畫的自己應該做得到。

 

「所以說……我喜歡上了某位……嗯,同性朋友……想請教天月くん,該怎麼追求他才好……」伊東歌詞太郎擰著衣角,讓布料將自己的手汗吸收後,又拚命開始用衣袖擦拭額上的汗水,緊張的模樣看來十分可疑。

 

「咦?」正對面的天月在前幾秒才回應了同樣的音節,這讓伊東歌詞太郎以為自己又得再重複一次同樣的答案,「所以說……」

 

「啊!我知道啦我知道!我有聽清楚哦歌詞さん。」被伊東歌詞太郎打算再度重申的舉止給逗笑,天月抬起頭來,看起來倒不像是打算拒絕,只是伊東歌詞太郎壓根不覺得對方會輕易答應。

 

或許也還有那麼一點點癡心妄想,希望天月會因為自己的這番話而有點……難過。

 

「你覺得我可以嗎?歌詞さん。」天月突然一臉正經的看著他,這倒讓伊東歌詞太郎開始猶疑該怎麼反應才好。以往欺負自己喜歡的人欺負慣了,到真的緊要的關頭卻使不出那些平日裡令對方無可奈何的招數。

 

「覺得可以,所以才來找天月くん的。」他不知道這樣回答是好是壞,剛才思考的同時甚至差一點點就將「我喜歡的人就是你,哪裡不可以了」這句話給說出來。

 

還沒開始就捅出一個大亂子,這種事情可不允許。

 

「是嗎……」天月垂下了眼簾,像是在道德和友誼之間徬徨,其實不幫也是情有可原,畢竟這種像是懲罰遊戲一樣的事,幫了也不會有什麼好處可言。

 

但是正因為天月是個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孩子,所以在這種時候,才捨不得一口回絕。

 

想到這裡,伊東歌詞太郎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個壞人,利用著天月的重義氣來滿足自己的私心。

 

而且天月看起來一絲一毫也沒有因為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感到難過……

 

慘了,捅出一個大亂子看來也不是一個多要緊的事。最重要的是要先教會他該怎麼不自暴自棄,暗自沉淪。

 

「好啊。」

 

「咦?」

 

「我說,好,我來幫歌詞さん。」

 

「咦咦咦--!」

 

「什麼啊歌詞さん!」

 

天月再度笑出聲,他呆頭愣腦的看著天月。

 

這場景活像是他們以往相處的時光,還以為說出那句話以後,儘管不是告白,也一定會有什麼改變,想像了好多好多天月看到自己會覺得怪異的眼神、避諱的目光。若真是往壞處發展,甚至有了絕交的打算。但是……還好沒有,好險沒有。

 

天月還是在他面前笑著──而他也一樣可以偷偷喜歡著天月。

即便到最後還是無法成功抱得天月歸,但是能夠踏出第一步就真的已經很好了。

 

謝謝。

 

「請多多指教,天月くん。」

 

「彼此彼此啦!歌詞さん。」

 

這就夠了。

 



评论(13)
热度(42)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