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貓在鋼琴上昏倒了

那張情侶照的紀念文ww

全部都是腦補和捏造,感謝各位的觀看,然後也請不要將劇情代入三次元喔!

 

 

 

 

冬季的尾聲,春日將近。

 

伊東歌詞太郎失戀了。

 

或許人的生物反應比起宇宙其他萬物要複雜的多,不只要充足的陽光氧氣與水,若是沒有足夠的信心和愛也會枯萎凋零。這樣的形容道來矯情,但卻是此時此刻伊東歌詞太郎的真心聲。

 

不外乎他真的很難過。

再接著一點是他覺得身體有點不舒服。

然後想起了前幾天從コニー那得知的,有關天月交了女朋友的消息。

 

唉,說實在,他有什麼資格為此神傷呢。不過就是暗藏在心底的癡心妄想,就連說出口的勇氣都沒有的喜歡,有什麼開始的理由?不受上帝眷顧是如此,再說雖然現今社會早已不講求門當戶對,但他深信天月的天生一對別有他人。

 

反正不會是躲在床鋪裡頭含著溫度計,自怨自艾的他。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喜歡天月的這種感情。

 

他說不清,但是卻知道配不上天月的這項領悟,在喜歡上的同時便擁有,並且屢次體會著天月魅力的同時,這兩樣情感都同時加重。

 

令無法觸及夜空中高懸之月的他,在撫劃水平線所倒映的滿月時,重重摔落,沉落深海之中。

 

雙唇鬆開了嘴裡的測量器,三十七點六。

 

正好,是個適合失戀的人的溫度。他看似釋懷的勾起嘴角,沉重的心情和靈魂都被抽空般僅存皮囊的軀殼,這幾天屯積下來的壓力使眼簾再也無法抵住千斤重的睡意,躺倒在床上意識不清的他像是在挽回什麼般的伸直手,在輕握住的手機上按下了通話鍵。

 

接著才像是結束夢遊般甩開了手中的物品,伊東歌詞太郎正式的進入了夢遊仙境,開始了他的療傷之旅。

 

 

按下了接聽,另一頭是寂靜無聲。天月狐疑著是惡作劇電話的同時,卻再度拿遠手機確認上頭寫著的來電顯示──是伊東歌詞太郎沒錯。再度湊近耳邊,仍舊沒有任何聲響,靜謐的有點不尋常。

 

愈想就愈不放心,伊東歌詞太郎雖然老是喜歡欺負他和他開玩笑,但是這種無故使人擔心的舉止他是斷斷不會做──除了那老是喜歡自我調坎和諷刺自身長相的發言外──天月站起身來決定往伊東歌詞太郎家察看。

 

分明就經常被稱讚長得帥不是嗎。

明明就是這麼好的一個人啊。


確認帶好出門的必備物品後,他看著鏡中的自己毫無猶疑的肯定著。 


越過了幾條街,自從伊東歌詞太郎搬了家以後,只要步行就能夠抵達彼此的住處。因為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所以加快了腳程的天月來到對方家門口時,也才過去不到半小時的時間。

 

按了門鈴,沒人回應。敲了敲門,還是沒人應聲。試著拉開門把,啊,開了。

 

撤回前言,這傢伙果然很令人擔心。


裡頭的燈是亮著的,所以伊東歌詞太郎果然是在家的吧?脫下了鞋子整齊的擺放在玄關後,天月踏著貓步走進屋內,不由自主的緊張讓他放慢了動作。

 

終於在客廳裡的沙發上找到了伊東歌詞太郎時,天月才算是鬆了一口氣。只是不小心播出電話了吧?讓他白擔心了一場……要緊的是沒事才是最重要的。

 

「歌詞さん,醒醒啦歌詞さん!」打算叫醒對方讓對方在自己離開時鎖好門,沒想到卻發現伊東歌詞太郎呼吸的頻率──似乎不太對?

 

手掌附在額前時才發現伊東歌詞太郎的臉很燙,而且很紅,最重要的是沒有出汗──這很明顯就是在發高燒吧!說伊東歌詞太郎此刻的臉頰是熱騰騰的也不誇張,不確定對方是否有先服藥後再入睡,總之先叫醒眼前的人比較重要!

 

「歌詞さん!歌詞さん醒醒!」

 

 

伊東歌詞太郎難受的睜開了眼睛,畫面竟有如透過毛玻璃進入他的視界那般迷霧,全身慵懶無力的感覺,連完全抬起半睜的雙眼也感到疲憊,又因為聽見了連在夢裡也會聽到的聲音,所以他有點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醒了。

 

直到天月的腳步聲啪啪啪的回到他身邊時,他才終於有了從睡夢中回過神的確切。感覺到自己的上半身似乎被扶起,他無力的順著天月的力道坐起身,好像聽見天月說了什麼,但是從剛才開始五官傳輸到腦子裡的訊息全成了一片黏稠的漿狀體,完整的堵住了他的呼吸道和聲道,難受不已。

 

吞下了天月餵食的藥和溫水,他想轉過頭去和天月道謝,無奈藥效還沒發作,現在似乎連站起身都略顯吃力。

 

身上似乎被蓋上了一條毛毯。終於不再直接接觸冷空氣的他,竟有種眼眶發熱的感覺,瞳面染上了一層霧氣,燈光照耀著,活像是一片反射著靈魂之窗的止水。

 

發燒或許會讓人變得孩子氣,能獲得照顧平日的他就感恩不已了,但是今次他卻因為腦袋儲熱過量,導致氣也堵得特別多。

 

「天月くん、在這裡照顧我……女朋友……沒關係……嗎?」

 

 

「咦?女朋友?」聞言,天月還以為伊東歌詞太郎斷斷續續的言語是要傳達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想到竟然是壓根沒有的事,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又有點氣惱的天月提高了音量。

 

明明就發高燒了還不好好休息,是在胡思亂想什麼啊這個人!

 

「コニーちゃん說了……天月くん最近交了……女朋友……」

 

「哈?!才沒有啊!比起那種事,歌詞さん好好休息比較重要!」

 

伊東歌詞太郎愣了愣,「什麼啊……コニーちゃん……原來是騙人的啊……」

 

「歌詞さん要起來喝個水嗎?等等也要先吃個東西才能吃藥呢。稍微退燒後再去診所看看吧?」

 

「吶……天月くん。」

 

伊東歌詞太郎的手放到了自己的頭上,隨即彷彿失去了支撐的氣力,滑到了他的臉頰旁,那力道在他感受起來軟卻稱不上弱,更像是在觸碰什麼寶物或者名貴絲綢,伊東歌詞太郎幾近毫無保留的看著他。

 

那雙眼什麼都沒留,就只映照著他同樣看著對方的瞳孔。

 

「請不要離開我……」

 

接著伊東歌詞太郎再度失去了意識。

 

 

滿面潮紅的看著眼前呼吸終於恢復平順的伊東歌詞太郎,天月直到現在都還無法平復內心的波瀾,那句話不斷的在心谷迴盪,天知道那名為伊東歌詞太郎的這坑到底在他的心裡鑿了多深。

 

或許錯就錯在他不該在コニー面前掏出皮夾,然後又被コニー瞥見放在夾層中的照片──接著又很可疑的拒絕了コニー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抿著下唇,他看著手中被好好保存著的相片。

 

那天的拍攝,他和他都開心的笑著。

 

從今往後也是。



评论(8)
热度(59)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