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午後




 

今天和明天都是難得的休假日。但比起在街上當一對受到去死去死團詛咒的閃光情侶,他們更傾向與室內暖氣為伍的獨處時光。

 

早早洗完澡的兩人擠在雙層床的上鋪,蓋著冬日裡厚重的棉被,照慣例談論著毫無營養的話題,時而笑出聲吵醒睡在床頭的白貓,時而踢打被褥弄亂床單,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空間正好能容納兩個人,正好能裝下兩人份打打鬧鬧的愛意。

 

「天月くん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呢。」伊東歌詞太郎伸直食指搓了搓眼前人可愛的酒窩,好軟的臉頰,搭配上這個逼人融化的笑顏,總覺得自己的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力了。伊東歌詞太郎搭上了天月的手,彎曲的指節互相扣住彼此的掌心,「真的……好喜歡你啊。」

 

「歌詞さん在說什麼啊,明明自己笑起來的樣子也犯規到不行不是嗎!」感覺到伊東歌詞太郎挺拔的鼻尖輕點著自己的,天月閉上眼睛享受這似吻非吻的距離,「我也……喜歡你。」直到兩人的唇真正緊貼時,天月才微微睜眼偷看了幾秒。

 

看吧,因為這樣專注的神情只有我能看見,所以連你自己都不知道。

 

天月暗自竊笑,伊東歌詞太郎像是察覺到了對方的不專注,停止這個吻後困惑的看著眼前的戀人,等待他在接吻時分心又被抓包後的解釋。

 

「之前不是有一次,はしやん說了,找遍了我的網頁和檔案,都找不到成人影片或貼圖什麼的?」

 

「嗯?」伊東歌詞太郎不解,怎麼現在說這個?

 

「歌詞さん不也說了自己沒有買過色情書刊嗎?」

 

「嗯,是沒買過。怎麼說呢……因為我覺得我不太需要。」伊東歌詞太郎摟過了天月的腰,兩人在被窩裡的腳交纏著,洗髮精和沐浴乳的味道遍布了這個懷抱,既溫暖又充滿香氣,閉上眼睛就似置身夏日的花海。

 

「不需要?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那、件、事,果然還是要看起來相愛的兩個人一起做,才更能讓我入戲吧。」只是世面上販售的,彷彿大部份都是更偏向感官刺激類的影片。

 

「……我也是這麼覺得哦,果然還是要相、愛、的兩個人呢。」

 

天月挪動了身子,將嘴唇湊進對方耳邊,「所以啊,我有歌詞さん就很足夠了。」

 

伊東歌詞太郎的大腦齒輪被迫滯延轉動,恢復運作的時候也看見躲進自己懷裡紅透耳根的天月,接著他才會意過來的笑出聲,「呵。」

 

「幹、幹什麼啦!」難得鼓起勇氣說出這麼破廉恥的話,對方不說話不要緊,竟然還笑了!?有點不甘的抬起頭來,像是一顆紅的徹底的圓氣球正打算爆發時被強制阻止,伊東歌詞太郎適時吻住眼前的戀人。

 

激烈的吻和紊亂的鼻息,天月再度理清視線時,另一人已經欺在自身上方。雙手越過肩頭拉著棉被,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孩子那般,伊東歌詞太郎笑著彎下身,「天月くん想做的話,可以直接說出口哦,不管什麼時候啊,我都願意抱你的。」

 

雖說這樣的,也是一種情趣啦。

 

隨後兩個人一同被埋進棉被裡,胡亂鼓動的被子像是隻張牙舞爪的棉花糖怪獸,也不忘提醒兩隻白貓,今晚該轉移陣地補眠了。

 

评论(2)
热度(46)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