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Care killed the cat.

 

 

上氣不接下氣的他踏著急促的步伐,腳底板和地板每一次的碰撞,都讓天月恨不得自己的腳步聲能和心跳一樣快。終於他來到了伊東歌詞太郎的面前──那個和自己說可以來找他,卻明目張膽的在約定時間陷入酣睡的人面前。

 

「哈……」就算天月有慢跑的習慣,卻也無法禁住突地疾走的負荷,微微喘著氣,他走到伊東歌詞太郎身旁坐下,原本也跟著主人一同進入夢鄉的mimipon曾因為他人的到來睜開眼,隨即又因為看清來人而解除警戒繼續沉睡。

 

真好。

 

看著兩隻白貓處在伊東歌詞太郎的體溫旁睡得正香,天月不知道是第幾次這麼想。真好,能夠這樣親近他所心儀的人、能夠在伊東歌詞太郎最為放鬆的時刻拚命去撒嬌。

 

真的好羨慕啊──天知道他有多想、多想能夠成為伊東歌詞太郎的貓,順理成章的隨時接受渴望已久的擁抱。

 

一夜也好,若能在你的枕畔緊擁著你入睡,那麼作的夢一定會很美。

 

反正伊東歌詞太郎現在又不是醒著,稍微貼近一點吧?天月小心翼翼的在伊東歌詞太郎旁躺下,放慢了呼吸,鉅細靡遺的觀察著對方的睡相,在拋棄羞恥感的同時心跳卻不由自主的急速。「歌詞さん……」

 

天月閉上了雙眼,本打算淺寐,卻也隨著寧謐的空氣加深了睡意。

 

 

「嗯?醒了?」伊東歌詞太郎看著自己,他立刻張大了原本微睜的眼,自己竟然也睡著了嗎?覺得有點尷尬的坐起身,眼前的人卻似不怎麼在意,笑著對自己伸出手,肆無忌憚的搔著他的下巴:「睡得好嗎?」

 

什、什麼啊?!這犯規到極致的語氣和舉動!天月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雖說夢了好幾次這樣對待自己的伊東歌詞太郎,可是真正發生時卻永遠不如夢裡那樣自然而然。

 

不、不要鬧了啦──覺得舒服的同時也害羞到想死的天月決定出聲制止:「喵──」

 

嗯?

 

「喵──喵?喵喵!?」

 

什麼──!?

 

「怎麼了嗎?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抱起一百七十六公分的自己像是輕而易舉,不,明明只是對方坐著半舉起手的距離,自己的腳卻是飄浮著的?騰空的感覺好奇怪!天月慌張的掙扎著,不料卻引來伊東歌詞太郎一臉的不解。

 

「天月くん肚子餓了嗎?還是說哪裡難受了?」被放下時感覺伊東歌詞太郎的味道撲鼻而來,趴倒在對方大腿上的同時一動也不敢動,牛仔褲的質料和那人的手掌順著自己的毛溫柔滑過的觸感──

 

等等,毛?

 

天月脫出了伊東歌詞太郎的懷抱,終於在這間略為混亂的房間內找到一面鏡子。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隻黃毛貓,琥珀色的貓眼圓睜,「喵──」他無法置信的發出貓叫聲,一旁懶洋洋的兩隻白貓像是不打算搭理自己,翻了個身持續貪睡。

 

「天月くん今天好像怪怪的呢,哪裡不舒服嗎?」低垂著頭的他似乎嚇著了愛貓心切的伊東歌詞太郎。怎麼辦?不如就成全了命運女神的安排,撒嬌試試?瞇上了眼感受著伊東歌詞太郎撫摸貓咪的技巧,頓時身心舒服的有種想睡的感覺。

 

「好像沒事呢。」像個傻爸爸一樣笑出聲,伊東歌詞太郎輕輕的拉起天月的前肢,手指掐了掐粉嫩的貓掌,暖洋洋的笑顏頓時加成升級為心滿意足的幸福笑靨,天月看著眼前傻氣十足的人,無奈的同時竟也羞赧的想鑽個洞來躲。

 

無措的月色雙眸正巧看見了伊東歌詞太郎身後的吉他。

 

突然好想聽他唱歌啊──如同淨水般清澈無底的視線像是將想法傳達給了伊東歌詞太郎,只見對方轉身提起了吉他,看向了他,「突然有點想唱歌呢,天月くん要聽嗎?」

 

「喵──」當然要了!他躍下了木桌,往伊東歌詞太郎身邊奔去。

 

 

「今天是二月二十二日貓咪日呢!那就來唱一首和貓咪有關的歌?」伊東歌詞太郎思索著,天月卻很快的聯想到了一首歌。

 

貓耳輕鬆的抖動著,一旁的人在經過幾分鐘的嘗試和發聲後,正式的唱起了一首歌的旋律--

 

ネコミミアーカイブ,他們第一次一起合唱的曲子。天月看著眼前沉醉在歌曲裡的伊東歌詞太郎,同樣的沉迷在對方的歌聲裡,他嘗試著移動貓步,戰戰兢兢的躺在對方的大腿旁,緊靠著身邊人的體溫。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吃伊東歌詞太郎的豆腐?嗯……反正現在的他是貓咪嘛。

 

結束了這首歌,伊東歌詞太郎寬大的手掌摩蹭著他的貓毛,「還沒有正式投稿過這首曲子呢。」

 

咦?「喵?」他坐起身來看向伊東歌詞太郎。不對啊,這首歌不是投稿了嗎?兩個人一起的啊!

 

「不過現在還沒有找到想要一起唱這首歌的人。」伊東歌詞太郎從容的撥弄著琴弦。

「所以可能還要再等一陣子吧?」婉轉的音調晃入他敏銳的聽覺,卻不比這句話更觸動他的心弦。

 

不對不對。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天月くん?」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他必須找到恢復原樣的辦法才行。

渴望被觸碰,想要永遠待在他的身邊,這樣的心情依然不變。

但這付模樣雖然能夠得到伊東歌詞太郎的喜歡,就算能夠得到伊東歌詞太郎的寵愛。

 

也沒辦法和對方一起唱歌了啊……

 

「天月くん?」

不要抱我!不要抱我──

現在的我根本就沒辦法回擁你啊!

 

 

張開了雙眼,天月緊握的拳頭能夠感受到屬於人類的指甲和平滑的肌膚。

 

只是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夢醒過後喚回現實的熟悉的天花板,而是伊東歌詞太郎放大的臉龐。

 

撐著身體壓在自身上頭似乎僵化的人,終於在秒針搭搭搭三次時作出反應,像是觸電似的遠離自己,坐直上半身的天月默不作聲,兩人一同連後頸都被熱血逼騰,只得一塊紅透一張臉。

 

「那、那個……抱歉……我、嗯……」如同剛才夢裡的自己一樣,失去了言語能力的伊東歌詞太郎背對天月打算申辯什麼,卻什麼玩意兒都說不出口。

 

……若真成了貓,再來對無緣告白感到後悔莫及,那不如在身為人類時放手一搏,反正他現在還是個年輕的人類,還有本錢去挽回。

 

「歌詞さん……剛才是要吻我嗎?」膝蓋著地的同時,天月覺得自己往伊東歌詞太郎靠近的姿態像在效仿一隻貓。

 

伊東歌詞太郎轉過頭來看著他,沒有對著貓咪的寵溺和傻氣,倒是──多了幾分他無法解讀的壓抑。

 

他嚥下一口唾液。

 

「吶……吻我吧?」


评论(5)
热度(50)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