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小王子與狐狸

本文中的部份橋段引用自--《小王子,第二十一章》。

祝各位情人節快樂!晚了一小時多真是抱歉!也祝親愛的甘黨好萌友LO哥生日快樂,晚了好幾天也真是非常對不起!

我怎麼一直在道歉呢……

 

 

 

聽說戀愛中的人都特別敏感。天月覺得自己算是體會到這句話的箇中奧妙──也算是嘗到其中的苦處了。

 

伊東歌詞太郎一直都是個很溫柔的人,不管對親人、朋友亦或是粉絲,話語總是體貼又溫順,帶給人溫暖的同時又毫不自負──倒是奇異的有些自悲,但那也是伊東歌詞太郎的魅力之一。

 

對他也是如此。

 

雖然他知道伊東歌詞太郎在這世上只會吻他、只會抱緊他、只會和他上床,可是這些看在伊東歌詞太郎對他人和藹可親的畫面之後,也沒怎麼讓自己恢復內心的平衡,倒是會有一種過度的想法──會不會其實,自己也不是那麼吸引伊東歌詞太郎。

 

拿出了口袋中的備份鑰匙,天月打開了伊東歌詞太郎的房門,按下開關讓燈光照亮昏暗的室內,裡頭一個人也沒有,連mimipon也是因為自己擅自開了燈才從睡眠中甦醒──牠們的主人一大早就出門去了,近幾日來總是這個樣子。

 

躺倒在房內的床上,天月抱著小枕頭滑著手中的科技產品,反射回眼裡的是倒映在營幕上臭著一張臉的自己。想努力讓自己別這麼被內心情緒干擾,但是一想到伊東歌詞太郎前幾天和他說的話,不安感巨增也只能表現在臉上。

 

──抱歉,情人節那天臨時有事,可能沒辦法陪天月くん了。

 

「可惡啦……伊東木頭太郎……」小臉埋進被窩裡頭,每當心情不好時也最常去想伊東歌詞太郎的事,但如今一想到對方就覺得痛苦。天月委屈的想哭,但男子漢大丈夫──就算四下無人也得忍住。

 

他抿著下唇,但眼淚到底是他不能控制的個體,不爭氣的落下以後還無法徹底擦乾,從眼裡嘩啦嘩啦的流下好多又苦又鹹的液體。

 

不論身為朋友和戀人,第一要務就是體貼。所以儘管內心不甘願,他還是試著以平靜的聲音回應對方。

 

和伊東歌詞太郎說了──好,我等你。

 

什麼好與不好的問題──通通不重要。快到我的身邊,我好想你。想要和你一起過情人節,在你懷裡被你抱怨太任性。

 

「嗚……」他坐起身子,不敢讓眼淚浸到棉被裡,怕那人知道自己哭過以後又要自責擔心。

 

正想要起身去擦乾臉時,掉落在腳旁的手機響起,狼狽的臉頰一轉向了閃著「伊東歌詞太郎」六個字的屏幕,剛才的不滿和抱怨全被拋到九宵雲外,無遐去感慨自己太過容易妥協,他按下了通話鍵期待對方出聲。

 

──天月くん?晚上好。

 

隔了半個月沒見面,卻像隔了好幾世紀。天月哭喪著臉,患得患失的心緒比起那些胡思亂想更讓自己頭疼,但又總是揮之不去,就像個笨蛋一樣自找苦吃。還以為藉著聆聽伊東歌詞太郎的聲音,這份心情就能夠得到解脫,哪知卻踏入更深一層的泥沼,永遠無法翻身。

 

一氣之下暴走也是情理中的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伊東笨蛋太郎最好一輩子不要打電話來啦!那麼喜歡唱歌的話就去和音樂結婚好了!如果是和音樂在一起的話,也不會有人會覺得自己被冷落了就耍脾氣鬧彆扭,你說是吧!」

 

話筒的那一端沉默了。

 

另一方什麼都沒說,這一邊倒是愈說愈火,「我是個笨蛋所以才會每天守著推特守著手機!就等你這傢伙的消息!這樣煩人的心情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我才不是為了感到不安才喜歡上歌詞さん的啊……」

 

「你倒是說些什麼啊……歌詞さん……」

 

良久,伊東歌詞太郎像是終於從這一串話中回過神。

 

──吶,天月くん聽過「小王子」這個童話故事嗎?

 

 

 

聽說戀愛中的人都特別愚笨。伊東歌詞太郎覺得若是也為這辦一場比賽的話,自己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吧。

 

這幾天總是特別忙,不為別的,就為了他所喜歡的那些事──以及許多人喜愛著他的那些事,他感到萬幸,同時也不會為此得意,對於那些幫助他的人他寄予感激,也願意為那些人效勞──如果他力能所即。

 

不過,對天月說這些感謝、尊敬的話倒挺讓自己昧著良心,畢竟從沒談過戀愛的他哪能知道原來自己有那麼刺激的性癖。嗚,不想這些了,他紅著臉將手機放入口袋,剛才刷過的訊息完全沒放入腦子裡,倒是放滿了天月的表情。

 

喜歡天月,深深的愛著天月,這些話每次每次說的這麼明這麼白,伊東歌詞太郎卻也總是害怕對方無法理解,總覺得不管說多少次都不夠,所以未來還會一直說、一直說。

 

「好想見你。」對雙手呼著氣,冰冷的空氣簡直要叫自己狂跳的心窒息。

 

剛才打電話去天月家時,從他的家人口中得知天月已經出門了--出門前往伊東歌詞太郎的家。他無法停止滿溢在嘴角的笑意,只能加快回程的腳步。


已經半個月沒有見面了,天月還好嗎?天冷有記得多穿幾件嗎?屢次聽見天月在自己掛斷電話前落寞的再見,心口疼得就幾乎無法唱歌,儘管如此他每日的連繫,也只是為了要用天月下一次的呼喚來彌補上一次的空虛──所以在走出電車時,他遠離嘈雜的人群,一隻手裡還提著裡頭似乎放了什麼的紙袋,腳邊踏上回歸的路程,在快要抵達時,另一隻手就拿起手機撥出熟悉的號碼。

 

「天月くん?晚上好。」

 

另外一端沉默著。怪了,明明就有聽見細微的呼吸聲?正想再度開口時,對方卻先說話了。

 

──伊東笨蛋太郎最好一輩子不要打電話來啦!

 

首先是錯愕,接著是無措。怎麼辦?天月好像生氣了?生氣時也好可愛啊──不、不對,天月的聲音是不是怪怪的?鼻音比平常還要重一些?難不成是感冒了?

 

擰緊眉間,伊東歌詞太郎想要開口詢問,不料對方接著又是長長的一段──比起責罵倒更像是抱怨的口吻,伊東歌詞太郎聽著,眉間漸漸放鬆,倒是心臟像是被緊緊擰住了,覺得很酸很痛。

 

──我才不是為了感到不安才喜歡上歌詞さん的啊……

 

他讓天月感到不安了嗎?

明明他一直看著夜空中伴著自己的月亮前進,卻沒有發現月亮在哭泣嗎?

 

──你倒是說些什麼啊……歌詞さん……

 

他試著平靜心情,雖然準備好的這些話想要當面對著天月說,即使自己費盡心機要給天月一個驚喜,但是現在不說的話不行,現在不說的話來不及觸碰夜月的圓心。

 

「吶,天月くん聽過『小王子』這個童話故事嗎?」

 

 

 

「小王子?好像有印象吧……怎麼了嗎?」天月試著冷靜,ponpon跳上床來抖著純白的貓毛,蓬鬆的軀體顫下了細白的毛髮,天月伸出手來輕撫慵懶的白貓。

 

──我很喜歡小王子和狐狸相遇的那段故事哦,天月くん願意聽我說嗎?

 

「嗯。」他點頭,不管伊東歌詞太郎要說什麼,他都願意聽。

 

--小王子問狐狸:「什麼叫『馴養』?」狐狸說:「馴養就是『建立關係』……」

「建立關係?」

狐狸說:「不錯。對我來說,你只不過是個小孩,跟其他成千成萬的小孩沒有分別,我不需要你,你也一樣不需要我。我對於你也只不過是一隻狐狸,跟成千成萬其他的狐狸一模一樣。」

 

伊東歌詞太郎說話的聲音輕柔的像是圖書館裡獨自一人翻頁的聲音,充滿安定人心的功效。天月聽著聽著,尚未紅透的眼眶淌下最後一滴淚水,對方總是能輕易止住他哭泣。

 

──讓天月くん不安了,真的很對不起。

 

「……說完故事的話,可以考慮原諒你。」他彎著身子,其實腦子裡的忿忿不平全都在發洩完畢以後消失無蹤。他聽見伊東歌詞太郎的嗓音再度響起,閉上眼睛安靜的聽。

 

──假如你馴養我,我的生活將如充滿了陽光般。我將認識一種腳步聲,它將與其他所有的腳步聲不同。其他的腳步聲使我更深地躲進洞裡,你的腳步聲像音樂一樣把我從洞裡叫出來。

 

到這裡,電話那裡傳來斷訊的聲響。天月著急的看向畫面回至桌面的屏幕,房門口卻直接傳來了說故事的聲音。

 

「這就是我的祕密。它很簡單:只有用心靈,一個人才能看得很清楚。真正的東西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得到的。」

 

伊東歌詞太郎伸手撫上眼前人沾有淚痕的面容,慌忙衝到門邊拉開門板的他似乎還沒準備好要擺出什麼表情,就這樣愣愣的面對對方。

 

「假如你馴養我,我們就彼此互相需要。你對於我將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對於你也將是世界上唯一的……」

 

伊東歌詞太郎捧著一大束玫瑰,天月剛才才止住的淚意再度蜂擁而上,抿著下唇接過了花束,紅透的臉不光是感動過頭,更是因為對於眼前太過夢幻的場景感到害羞。

 

「請你馴養我吧。」

「……我很願意。」

 

結果伊東歌詞太郎根本就不是什麼狐狸嘛。天月笑著抱緊了眼前的戀人,月光輕柔的灑往他手裡的玫瑰,嬌紅的豔麗不比日照那般遜色。


评论(7)
热度(37)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