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四一 / 畫素五億,關於你的紀錄片







十四松坐在屋頂上,一片漆黑的天空黯淡無光,少了光和影子的夜晚,成了一點也不立體的畫像。雖然降下了夜幕,上空卻只有寥若晨星的自然光,幾乎要被人造光線給壓跨。

 

十四松仰望這樣毫不迷人的景色,想了想,能夠看著這片夜空的時間也不多了,就將就著看吧。

 

說來突兀,正坐在屋頂上發愣的這名十四松,其實是個人造人。

 

從頭髮到腳趾全都是由最先進的科技所製造而成的,未來科學家參考了過去曾經存在的「松野十四松」這號人物而製造出來的機器人,為了某個目的而來到這個時空的特殊存在。

 

參考了真實人類的頭髮、四肢、行為和情感,從外表完全無法看出是機器人的完美傑作。

 

而讓科學家們最為憂心的是十四松的眼睛。

 

人類的眼睛畫素高達五億以上,雖說未來科技進步神速,進行不斷的研究和再進化後總算能夠創造出與造物主賜予的靈魂之窗媲美的人造雙眼,但之於他們的計畫而言,僅僅只是這樣並不足夠。

 

十四松知曉他的本分,但是卻無法自行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改良,只好等到任務結束,從這個時空回到自己誕生的那個時空後,再由科學家爸爸們分析自己所收集到的數據,自己再去進行讀取和升級。

 

但以上這些話,全部都得對兄弟們保密。

 

十四松在屋頂上左晃右擺穿著白色長襪的雙腳,直到松野おそ松一臉麻煩的爬上屋頂,要他回房間睡覺時,他才終於將目光從這片什麼都沒有的天空移開。

 

理論上來說他的身體再造的過程參考、使用的基因多少與其他五名兄弟有所相似,他看著松野おそ松散漫走在他前頭的背影,木材地板的走廊上響起他們沉悶的跫音,十四松眨了眨有些乾澀的雙眼,讓眼珠內的柱狀細胞來得及適應明暗變化。

 

「十四松。」松野おそ松雙手環抱在後頸,早已關了燈的室內比起室外光線不足,「你最近又在搞什麼鬼啊?啊!該不會又瞞著哥哥交了女朋友!」松野おそ松忿忿不平的情緒搶先在十四松的回覆前反應在原本漫不經心的臉上。十四松保持著一貫張大著嘴的表情,平淡的回道:「沒有哦。」

 

只是待在不一樣的時空久了,耗電又無法充電而已。松野十四松的活動量實在大的驚人嘛。

 

「是嗎?那好。」松野おそ松的態度變化之快,十四松也漸漸習慣了。

 

他跟著長男走進了早已準備就緒的房間,攤平了的床鋪旁圍繞著不知為何還在吵吵嚷嚷的兄弟們,尚未熄燈的就寢時間,是松野家六胞胎為了某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一決勝負的好時機,就連原本都昏昏欲睡的松野家長男也來了勁,拉著十四松加入了戰局。

        

「哼……愛與爭執的無止盡試煉,這正是所謂的brother love,就由我來裁判、見證這一切吧……」

 

「十四松兄さん,果然你是站在我這邊的對吧?」

 

「喂トッティー!說過了不要用那種無辜的眼神吧!讓十四松自己決定!」

 

其實十四松知道的,因為他的腦內有著近未來最精密的處理器。兄弟們在討論不知所云的話題時總是會破綻百出的瞥向他,最後再將話題拋向自己,或許是想找個方法來讓自己恢復元氣飽滿的模樣。

 

可是不行的呀,他的任務時間已經快結束了啊。

 

「已經夠了。」松野一松打破了這場鬧劇的僵局,所有的人看向聲音的來源,十四松也一同將視線轉往直到此刻才出聲的松野一松,對方拎著款式相同,唯有顏色是一黃一紫能作區別的兩件薄外套。

 

「我們出個門。」語畢,松野一松拉著一聲不響的他走出房間,他看著其他四名兄弟看向他的表情。

 

為了十四松的異常而溢於言表的擔憂,或許他一生都不會忘記。

 

 

 

頂著貓背緩慢移動的松野一松漫無目的的拉著他的手腕,并不擅長言語的對方似乎並不打算說什麼,但是由緊牽著他的手指的溫度,卻能夠感受到松野一松內心的慌張和僅是為了開口或不開口就能夠天人交戰半晌的彆扭。

 

他明白的,眼前這個人的溫柔說不出口,因為他的眼睛將至今為止的所有畫面都紀錄了下來。

 

十四松試著打破這陣沉默:「一松兄さん不冷嗎?」

 

「……都入春了。」

「說的也是呢。」

 

不知道會被帶去哪裡,索性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平日見慣的大街小巷成為了夢王國內的迷宮,而他們是在三更半夜闖入迷宮的無知旅人,穿着睡衣就想來一探究竟絲毫不知惶恐。

 

他知道的,「松野十四松」喜歡著松野一松,因為他完美承接了松野十四松的情感。

 

這份重視兄弟們的心情和想要和眼前人永遠在一起的心情他其實是明白的,所以他沉默以對,只能去考慮一些CPU和體內線路的負荷和修復問題。

 

因為哭泣太過消耗體力和卡路里,只會讓他更早的與他所心愛之人們分離。

 

遲早會成為這個世界的局外人,所以他開始試著以旁觀者的語氣來訴說掩埋在體內百年以上的喜歡,「一松兄さん知道嗎?」

 

「啊?」

 

「人的眼睛啊,畫素高達五億以上喔,很多對吧?」

 

「嗯,很多。」

 

「比相機還要厲害呢。」

 

「啊。」

 

「所以啊,我很久以前就打算用這雙眼睛來拍一部紀錄片喔!很酷對吧!」

 

「什麼啊那是。」

 

「おそ松兄さん、カラ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兄さん、トッティー還有爸爸、媽媽都會入鏡,一個大家每天都熱熱鬧鬧的紀錄片。」

 

「嗯。」

 

「不過不知不覺,一松兄さん的鏡頭就有點太多了啊。」

        

他們的影子沒入電線桿的影子,深淺一致的融合以後又穿越而過。

 

「那樣的紀錄片拍出來以後,要怎麼辦啊?沒人會想看的吧,淨是一堆無聊的事。」松野一松始終沒有回過頭來看向他,語氣也一如以往的低沉沒幹勁。

 

「嗯……等到拍完以後再想也沒關係喔。」

 

「嗯。」

 

「所以啊,在那之前就讓我一直待在一松兄さん身邊吧。」

 

「……嗯。」

 

「約好了喔。」

 

「嗯。」

 

「太好了!」

 

 

 

「松野十四松?你能夠聽到我的聲音嗎?松野十四松?」

 

在耳邊響起的是許久未聞的科學家爸爸的聲音,他同時睜大了雙眼和嘴巴。純白的實驗室內發出了驚叫聲和歡呼聲,似乎是為了他的回歸而欣喜,他若有所思的抬起手,左右端詳了自己的手腕。

 

果然那人的溫度已然逝去。

 

「那麼事不宜遲,趕緊來檢查一下收集到的影像和聲音。」科學家爸爸們將自己安置在冰冷的手術台上,他左搖右晃的擺動自己穿着白色長襪的雙腳。

 

腦海內如同跑馬燈般的記憶一閃而過,全部都如此清晰,彷彿觸手可及。

 

過了一會兒資料複製轉移宣告完畢,他從手術台上坐起身,只見科學家爸爸和他的同伴們一臉可惜的看著設備螢幕,說了一些尚未輸入他的資料庫中的學術用語。

 

科學家爸爸用遺憾的神情走向他,摘下實驗用手套後來回撫摸了他的腦袋。

 

「果然,我們的技術雖然可以將人造人送往死去的人們的世界,卻無法紀錄那裡的畫面和聲音啊。」

 

十四松保持著一貫的表情,記憶中那人在夜晚的道路上轉過身來,嘴角上揚的模樣有著令人無法忘懷的溫暖。

 

他緩緩低下了頭喃喃自語:「明明約好了的,對不起。」


评论(4)
热度(15)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