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イナナ / 親吻三十題

內含45、17,選了兩題分段來寫……

45的部分是和邪佞總裁約好要獻給總裁的\^0^/

 

 

 

 

 

 

 

 

06. 溫柔繾綣的親吻(17)

 

仿若處之冰窖內的氣溫讓七瀨陸冷的直發抖,冬日的風豪不留情帶走他身上的熱度,他哆嗦著身子將脖頸縮進圍脖內,卻不知這反射動作會使身體更浸浴於低溫中。就四葉環的說法是空氣冷的像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國王布丁,七瀨陸努力轉動思緒,想方設法轉移自己被寒冷給弄得動彈不得的注意力。

 

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半,末班車駛進月臺後又順著鐵軌離去。他滿懷期待的心情左顧右盼著,終於在一片黑矇矇的夜色中看見了和泉一織的身影,剛才還凍得像是結冰那般的四肢突然精神抖擻起來,七瀨陸敞開笑容向來人賣力揮舞著雙手。

 

和泉一織從不遠處衝到他面前後的第一句話就是「七瀨さん是笨蛋嗎!」,接著刀子嘴豆腐心的將圍巾解開繫在他的脖子上。

 

「要窒息了……」連鼻子也被掩於針織物下的七瀨陸皺著眉頭,用雙手將毛料拉低以後才終於能夠喘口氣,定睛一看才發現和泉一織的臉色比冬季的夜景還要沉重。

 

「為什麼這麼冷還在車站等著?不是說了不用出來接我的嗎?七瀨さん如果氣管受涼的話怎麼辦?」果然又是一連串的說教,七瀨陸苦笑著知道自己的確做了會讓對方擔心的事,馬上開口解釋:「我有算好時間的!我才剛到沒多久而已一織就到了哦,而且我的衣服裡面全都塞滿了暖暖包,連手套裡面也都是!」

 

和泉一織半睜著雙眼像是還有很多不滿的話想要說,但他卻先行對方一步,將自己迫不及待想傳遞給眼前人的思念全數道出:「好想見你,因為太想見一織了所以才跑出來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但是這樣擔心著我的一織,我也好喜歡。」

 

「對不起,我這樣說好像很壞心眼……」灰色系的街景倒映在他的眼眸中全成了一片暖暖的赭色,就連和泉一織剛才被風霜凍得有些僵硬的臉也在一瞬間唰得變紅。

 

年下的戀人四處張望了幾回,他疑惑的眨了眨眼,正想問對方在找些什麼時,就在四下無人的街上被拉進了眼前人的懷裡。與往常相異的冰冷溫度與他的唇瓣相合,這一吻如同暗號一般促使夜幕中的雪花緩緩落下,時間似乎被拉的和光年一樣長,燈如晝般映下他們彼此擁抱的身姿,唇齒間綿延的愛意是能讓輕與重相互倚著的適當。

 

良久,他們拉開距離後凝視彼此。

 

「……嘿嘿,親到了。」

 

「什麼?」

 

「其實我昨天晚上還在想,如果今天可以到車站接一織的話,說不定可以跟一織接吻呢。」

 

「……那,七瀨さん。」

 

「嗯?」

 

「今晚,要來我的房間嗎?」

 

 

30. 深海接吻(45)

 

這次合作的廠商是專門製作運動器材的知名品牌,MEZZO”被邀請來到的地點是位於鬧區的健身房,負責代言並且拍攝靜態平面廣告。這裡除了跑步機之類的陸上運動器材之外,還附設了一個可隨著氣溫調節水池溫度的室內游泳池,高級程度自不在話下。

 

工作進度十分順利,逢坂壯五欣慰的看著在先前被自己叮囑了一個多小時的四葉環,而委託方似乎也非常滿意他們的表現,替自己的胃安心了一把後將胃藥塵封在背包最深處,想起前幾天買的那本「青春期少年對應方式」手冊後,他走近四葉環,打算好好的稱讚對方今天的表現。

 

沒想到麻煩卻像是打算和逢坂壯五唱反調那般,來的出其不意。

 

「為什麼明明去買了國王布丁,可是偏偏少買了一份啊!」四葉環高嚷的嗓音在拍攝最後一幕的游泳池旁響起,逢坂壯五覺得自己背部的冷汗不斷滲出,努力的想些可以讓這血氣方剛的高中生冷靜的說辭。

 

「我的份先讓給環くん,所以先冷靜下來……」

 

「可是這樣そーちゃん不就沒有了嘛,我不要。」

 

……胸口撫過一陣暖流,讓逢坂壯五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阻擋這孩子的暴走了。

 

因為是午休的時候讓工作人員自己認領一份的,所以沒有人發現數量少了,而執著要拍出更好的效果才比其他人還要晚用午餐的MEZZO”,也只能盯著僅存的一份每日限量的國王布丁,一人無奈一人憤慨。

 

「啊,我的還沒有吃喔。」突然,剛才負責幫四葉環拍攝單人部分的攝影師拿出了自己的那份,四葉環瞬間雙眼一亮的模樣讓逢坂壯五忍不住笑出聲。

 

「不過要拿到這份布丁,必須要和我比一場才行!」攝影師拍了拍肚皮後指了指身後的游泳池。

 

於是剛才拍攝完最後的泳裝照片的逢坂壯五,便帶著四葉環滿心的期待和壓力沉進了溫水游泳池裡,對面興致勃勃的攝影師換好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泳裝後,笑得非常豪邁的自誇道他可是水中憋氣的好手,全場工作人員為了這突發的小鬧劇而歡聲不斷。

 

「そーちゃん加油──你一定可以辦到的──」

 

如果不是因為尺寸不合,他真想把泳褲脫下來將參賽權讓給四葉環。逢坂壯五苦笑著,對著岸上的搭擋揮了揮手,然後在比賽開始的喊聲響起後,和攝影師一起沒入了水中。

 

水溫十分暖和,水藍色的視界中不時還有泡沫竄入視野,熱烈無比的加油聲在水平線上此起彼落,被水紋湧動聲填滿的耳廓早已將那些聲音隔絕,逢坂壯五拼盡全力的將自己的身體壓在水裡。

 

時間過了多久了……逢坂壯五用雙手摀著口鼻,有些難受的半閉雙眼,在水中隨意漂動的白髮如同在微風中愜意。

 

身旁水波的猛烈晃動如同一陣大型的漣漪那般穿透過他的身子,頭部稍微往騷動的地方轉動後,四葉環放大的臉龐便出現在眼前。拉開他的手後捧住臉頰的動作因為水壓的關係,顯得特別緩慢輕柔,接著他一直緊閉著的雙唇被另外一雙唇給撬了開來,往裡頭灌入的不是沾染消毒水氣味的嗆人的水,而是帶有另一人體溫的氣息被緩緩置入口中。

 

渡氣完畢後,四葉環和他都還鼓著面頰嘟著嘴,尚未恢復思考機能的大腦,只能透過感覺神經得知手被對方拉了過去,隱隱約約能解讀出四葉環在自己的掌心上寫了「加油」。

 

目睹了這一切的攝影師嗆水過多,在被急救過後用一臉複雜的表情雙手獻上了國王布丁。

 

在發覺自己在被用這種獨特的方式加油打氣時,竟然有些怦然心動前,逢坂壯五先想到的是剛才才被自己放入背包夾層中的胃藥。

评论(11)
热度(49)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