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おりく/ make better sense.

IDOLiSH7,和泉一織X七瀨陸。

 

 

 

 

 

 

 

 

他總在LIVE開始前以他自己的方式關心著IDOLiSH7的成員們,更多的是像貼著便利貼那樣不斷在七瀨陸身旁提點那些緊要事項,就在七瀨陸嘟著嘴抗議著自己很囉嗦時,他也就識趣的安靜下來了,這些是他們之間的例行公事。

 

噢,差點忘了。在其他成員目所不能及之處親吻彼此也是他們必行之事。

 

出門前要先替位於玄關的花盆澆花;每頓晚餐都得有一飯一湯一主食三菜;下次的會議資料必得提早一小時在辦公桌上預備好。類似於這樣的習慣,若是不做的話總覺得一天都會不順利,心裡總會有個空蕩的疑影,而他們之所以擁吻,就是為了彌補那份不安。

 

而事實上,少了那麼一吻,LIVE真會出差錯嗎?不知道,畢竟他們都挺信邪,所以每次都是好好的吻過以後才步上舞台的台階。

 

奇妙的是在他們抱緊彼此時全然忘了這麼做的前因後果,當然也不會在乎弄皺演出服。從來只上淡妝的他們面頰緋紅,全心全意的享受這份秘密默契所承載的刺激和不言而喻的情愫。

 

然後在結束之後的凝視,悄悄的替彼此說一聲「加油」。

 

儘管如此,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只停留在曖昧階段,比起加油或許更能激勵彼此的那句話,他們總是三緘其口,青春期的過慮或羞澀?或者是這年紀特有的倔強和徬徨,全部因素擰在一塊,令那一吻除了加油打氣以外,倒真沒什麼其他的實質意義。

 

每當在LIVE上盡情高歌、躍動時,他們總會在彼此眼神交會時分神的想,「啊──太好了,看來沒有什麼異樣。」

 

但持續這麼做下去的好壞顯而易見,他們可以勾肩搭背,偶爾像冤家那般互相貶損,偶爾也可以像是知心好友那般對談,那些相處模式都可以達到完美的平衡。但唯有這件事超脫了常軌,而能夠制止的方式唯有──

 

「這是最後一次了。」他說,沉下的眼簾倒不是在揣測什麼,是想掩飾自己說出口時便產生動搖的眼神。

 

「欸?」但七瀨陸大概是不會找到了,他果斷言語中所藏著的那一絲猶豫和不捨。和泉一織攬過那人的腦袋,意外細軟的髮質令人愛不釋手,他在對方的耳廓旁輕道聲加油,一如以往。

 

 

 

「那麼,為LIVE的成功乾杯!」和泉三月高舉著手中的玻璃杯,裡頭隨著晃動而搖擺的橙色液體濺出些許,其他人也跟隨這份高昂的氣勢,碰撞了彼此的杯體,居酒屋的包廂內頓時傳出一聲歡呼。

 

「這間居酒屋的隱密性真好啊,難怪圈內人常來。」二階堂大和順手將六彌ナギ盤內的一片烤肉串放進自己的嘴裡,津津有味的讚嘆著這間居酒屋餐點的色香味俱全。

 

「雖然因為有未成年的人在,所以一瓶酒都沒有呢。」逢坂壯五笑著替一旁的四葉環滿上杯中的果汁,反而被對方皺著眉唸叨別只顧著替別人夾菜、倒飲料,自己也要記得吃,接著盤中瞬間被其他人塞滿了各式菜點,逢坂壯五的面前煞那間就堆起了一座食物小山。

 

「delicious!壯五也來好好taste!oh?我的烤肉好像少了一串?」

 

「是ナギ的錯覺哦。」

 

「大和さん表現的還真是自然啊,我可是全部都看到了啊!」

 

「三月的話會幫哥哥我保密的吧。」

 

「雖然很感謝大家……可是太多了我會吃不完……」

 

「我會幫そーちゃん吃的。」

 

紡摀著嘴輕笑,面對需要耗費相當大體力的LIVE大家已經習慣了,何況這次的是在室內,不若在室外需要考慮天氣氣溫等因素,所以這次結束後還有著立馬到居酒屋慶祝的餘韻,身為經紀人的她暗自欣喜著,看著打打鬧鬧的眾人,她捧著手中的柳橙汁左顧右盼,喃喃自語著:「一織さん跟陸さん?是去洗手間了嗎?」

 

時節近秋,晚風像是浸了涼水那般,沐著人的體溫令人發顫。這間居酒屋並不位於繁華地帶,周遭滿是早已歇業的店家,唯獨此處的燈火通明,還能夠照亮和泉一織身旁那人正沉著臉不說話的模樣。

 

難得七瀨陸會一言不發,他該說什麼來緩和這僵硬的氣氛?好的對不起我收回那句話我們繼續這樣曖昧不清不上不下的關係吧?那當然是無稽之談,更何況七瀨陸沉默不語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其他。

 

對方連看都不看他,他覺得心慌,但是表面上要裝作風平浪靜。

 

「LIVE很順利呢。」

 

「嗯。」

 

所以不用再做那件事也是可以的,和泉一織想著該是時候說出這句話。

 

而七瀨陸卻擰著他的衣袖將他拉進店鋪與店鋪之間隙縫般的小巷,這裡太過狹窄當然連路燈也無法設置,一片漆黑連月光都無法滲透進來,說不定還有野狗或者流浪漢在遊蕩,更甚至會有熟知藝人去向的狗仔隊在附近取材。

 

但對方還是拉過他的衣領,再一次的吻住他。

 

「我喜歡一織!」七瀨陸說,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但他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呆到不行,「我也喜歡七瀨さん。」因為光是那回應的聲音就蠢的可以,完全沒有報章雜誌上所撰寫的冷酷沉靜,只有迫不及待要接受這份告白的急切和篤定,兩者合一反而讓他的語氣呆板致極。

 

「那……以後還可以接吻嗎?」

 

而這次由他主動,將對方困在冰冷的牆面和柔軟的雙唇之間。

 

僅僅是想要更加靠近這個人,接吻的理由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毫無所謂。

评论(5)
热度(41)
  1. cyan-iceRaingo_D 转载了此文字
    17怎么那么戳qwq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