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ぶかし/亦始終想念著你的夜裏


 

 

 

 

無眠之夜。

 

他在床鋪上翻來覆去,本以為今天勞動值超越平日所能負荷,會很快就入睡的,但卻輾轉難眠。或許該怪罪在意識快要沉入最底時,腦海中突然浮現的那張臉。

 

「歌詞太郎さん……」他輕聲細語喃喃著那人的名字,叫喚中摻雜著無奈和難耐,他捂住嘴堵住即將呼出的那口幸福,平視天花板思念著在夜空另一方的那人。城市裡頭沒有銀河,那麼在這無晝之時只能像隻麻雀艱難的追逐著連綿纜線,朝著伊東歌詞太郎的方向飛奔而去了吧。

 

他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點入應用程式後在那人的通訊視窗下敲了兩字:睡了?靜置了半分鐘後意外的出現已讀的字樣,他半驚半喜的等待對方的回覆,伊東歌詞太郎很有誠意的回了一大串問候,りぶ頓時連那僅存的半點睡意都消聲匿跡。

 

──りぶさん也有睡不著的時候啊!還以為總是吃飽飽的人,很容易就會有睡意呢。

 

──歌詞太郎さん是在羨慕我總是有美味的食物可以品嘗嗎?吃飽就睡的話小腹會愈來愈膨脹,身體也會愈來愈橫向發展的。

 

──哈哈,就是因為りぶさん會注意這些事,所以每次看見你時身材才都保持的這麼好吧?

 

──說起來歌詞太郎さん好久沒看見了吧,我的身材。那麼要不要約一天出來,檢查看看我的身材有沒有走樣呢?

 

這話木頭腦袋如伊東歌詞太郎想必也能看出其中的曖昧和暗示吧,りぶ像個做了虧心事的孩子,心拍數急速劇增,導致貫穿全身上下的動脈也比平時更賣力輸送著血液,雖然他喜歡捉弄伊東歌詞太郎,但是每次都得擔心天生對黃段子有迴避功能的伊東歌詞太郎會不會連戀人的邀請也一併視若無睹,這無疑也是一種煎熬。

 

果然對方像是在思考這句話的玄機,回話不再如前幾次快速,已讀三分鐘後尚未回覆,りぶ耐著性子盯著這仿若被冰凍的聊天視窗,終於在秒針轉了六圈以後收到新訊息。

 

──りぶさん,想請教你一個問題,什麼是電_愛?

 

正嚥下一口水的他立馬被嗆著了,「噗──!咳咳……咳!」咳了一會兒他重新正視這則回覆,立場猛然逆轉,輪到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幸好沒讓りぶ為了這句話思量太久,伊東歌詞太郎就率先接續了這行字。

 

──剛才正要回覆りぶさん時來了未知來電,因為手指剛好停留在螢幕上所以不小心接了電話,電話那頭的人原本說是打錯了,正想掛斷時他突然說了:「你的聲音真好聽,要不要和我電_愛?」因為還在和りぶさん聊天所以就沒有和對方繼續通話下去,很快的就切斷了。

 

原來如此,還以為伊東歌詞太郎總算開竅了呢,看來是他想太多了。

 

りぶ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嘆了一口氣。依稀滄海一粟的機率也能在此時被對方碰上,看來經常收到騷擾來電的體質真是挺千載難逢的。他彷彿能看見談話彼端的那人正滿臉求知欲的等著他的解答,りぶ沒來由的想著自己會在茫茫人海中攤上這個人也許才是最萬中選一的吧。

 

──大概是欲求不滿的人才會做的事?

 

他給了個處於灰色地帶的答案,反正這種事知道了沒收穫不知道沒損失,他也不奢望那人在得知了正解以後會知情識趣的和他來一場,りぶ沒有察覺自己的嘴角正勾著一抹自嘲的笑,卻深知明明剛才才丟了暗號給對方,現在卻先退縮的自己有多麼矛盾。

 

──按照字面去解讀,意思是要接通電話後,互相說喜歡嗎?那不是戀人之間才會做的嗎?那麼我和那人素未謀面,為什麼他要和我這麼做呢?

 

──可能覺得寂寞吧,獨自一人的夜裏孤零零的,只好通過電話來彌補這樣的空虛。

 

而即使りぶ心裡明白這句話其實是在述說自己的處境,他也不知在通過文字傳送出去送達對方的理解範圍內後,能不能分析出他所想表達的話語。

 

在這平凡無奇毫無星河也無花火更無動人之處的夜晚中,他的指尖在平面上來回掩著拼音,點出帶些撒嬌口吻的甜言:我也想你了,在這許多人都寂寞著的夜裏。但りぶ卻並未打算按下發送,只是看著這句話出神。

 

也偏偏因為這夜晚太過寧靜,才讓他從紛擾的人事中想起,原來自己已經對伊東歌詞太郎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喜歡著,在他有限的二十四小時裡患上無期的相思症。

 

他的一分鐘成了八十秒,原本只有六十秒的時間,而他卻多愛了那人二十秒,所以戀愛之後才會有種形單影隻時每分每秒都特別漫長的錯覺,背負過多的時間因而落後了全世界。

 

──因為覺得寂寞嗎?

 

伊東歌詞太郎的文字輸入了りぶ目不轉睛的瞳中。

 

──原來是這樣啊,我好像明白了,謝謝你りぶさん。

 

他看著從無底的窗口往上推送的隻字片語,這人只要多說幾次話,他就覺得安穩幾分。他長按住後退鍵將他剛才拼湊出的語句刪除後,重新打上了「晚安」兩個字,要對方早點歇息。

 

然而來自對方的通話鈴聲響起,他有些詫異的按下接聽,「喂?歌詞太郎さん?」興高采烈的心緒讓他捨不得結束這通電話,りぶ期待伊東歌詞太郎的發言,假設對方有意要聊到天明,那麼他也願意通宵達旦的陪伴對方。

 

「啾。」

 

但他卻只聽見了這個音節,通話就被擅自終止。

 

他愣愣盯著聊天視窗,伊東歌詞太郎的文字若無其事的告知著剛才那突兀的舉動所代表的含意。

 

──這就是電愛嗎?

 

伊東歌詞太郎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機展現那出人意表的肉麻。對方過於純情的誤解令他憋不住咧嘴微笑,但更令他忍不下的或許是奪門而出到街道上徹夜奔跑吶喊的衝動。

 

──但是我這麼做,和剛才想對我這麼做的那人意思是全然不同的。那人的對象可能是隨機抽選,但我的對象就只有りぶさん,以往的夜晚我都不曾感到寂寞,是因為和りぶさん走在一起之後,我才開始感到寂寞,所以我的寂寞只有りぶさん能夠排遣。

 

──りぶさん在先前提起的,看你的身材這件事,時間希望能夠愈快愈好。

 

──那麼,晚安。

 

今晚果真是,無眠之夜。りぶ將自己裹在棉被裡頭,重複看著、親吻著手機屏幕上發亮的這幾行句子,高舉白旗無可奈何的認為。


评论(4)
热度(39)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