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 四月時雨

花雨紛飛的景象太美,卻美得險象環生。天月吸了吸鼻子不料吸進的是新鮮空氣還是花粉。他的鼻頭紅透了一圈,無法順暢呼吸的感覺不好受,連同腦袋也堵塞的敏感,讓他的眼角也不住顫抖。口罩能否抵禦花粉見他毫無起色的模樣這成效就可見一二,被悶在布裡的肌膚漲得通紅,他的眉頭緊緊皺著擰出了不少眼淚。

 

伊東歌詞太郎一早就按響了他們家的門鈴,笑呵呵的和自己的父母打過招呼後自動自發的走進他的房間,嘴角上揚的模樣很是可憎,天月覺得眼前的人不是身體構造異於常人、就是全身上下的反應都比其他人慢上好幾個小節,所以才能夠倖免於這場天災。

 

「今天的話可以隨意使喚我沒關係的哦,天月くん也不想出門接觸更多花粉吧?」

 

「也沒什麼事可以使喚歌詞太郎さん的……你先回去吧?我不要緊的。」早午晚餐的話媽媽都準備好了只要加熱就行,自己也因為花粉症而停止了今天預定的所有行程和活動。更重要的是自己因生理上的折磨而眼角掛淚的狼狽模樣,實在不想被對方看見,一時之間倒不知道怎麼利用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但是我想陪在你身邊。」伊東歌詞太郎在他面前不婉轉卻執著,語調雖輕卻承載著太多篤定,像是倔強的孩子央求著某件不合理的事,還壓根覺得自己是對的那樣,天月總覺得伊東歌詞太郎比自己更像是一個大男孩。

 

尋個由頭讓伊東歌詞太郎暫時離開這個房間後,他坐在床鋪上屈膝將頭埋入被窩裡。伊東歌詞太郎似乎打算把某些情緒爛在心底,但氾濫的太多就連眼神都洩漏出太多情意,天月好幾百次和伊東歌詞太郎對上眼,都覺得要深陷一河泥沼裡。雖然不到昭然若揭的程度卻早已東窗事發了。

 

握緊拳頭,他鞏固了自己的覺悟後,待對方捧著一杯熱茶推開門時,他坐在床緣瞧向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的來者,天月嚥下一口唾液,拉下口罩的氣勢倒不像是單單只為展示自己靠著雙唇微啟來運送氧氣,但光是這付模樣就足以讓原本理直氣壯的伊東歌詞太郎節節敗退,眼神游移的不敢去看天月被熱氣烘的整張駝紅的臉。

 

既然靠平淡的手法無法誘拐對方說出口,那麼稍微用激烈一點的方式,伊東歌詞太郎總會願意說了吧……!

 

他十有八成已經被熱昏頭了,「吶,吻我。」

 

語音未落,獻上的那片雙唇妥妥的堵住了眼前人過多的言語,緊緊掐住的那兩片唇瓣有些乾澀,但過沒多久的功夫就黏膩出了水漬的擬聲詞,啾、咕、唔、嗯迴盪在他們唇齒間你來我往,對於本能的禮尚往來不用太費心思,只要哪裡能夠讓對方悶哼出悅耳的聲音那使勁去勾引就行。

 

才過了三分鐘嘴唇就麻了,舌頭和舌頭纏繞在一起都快融化了,兩人難分難捨的分不出你我,還以為這一刻激情會持續到永久,天月卻暈頭轉向的無法支撐住自己的身體,把全身的重量都栽在伊東歌詞太郎身上時,對方才終於回過神來穩住自己。

 

「怎、怎麼了?」伊東歌詞太郎的臉好像被分成兩半又影分身了,他的腦袋悶得像是水下爆炸的魚雷,殺傷力徹底卻也壓抑的讓人心慌。天月緩了幾分鐘後才大口大口吸著氣回應:「鼻子跟嘴巴都不能呼吸了……好難受……」

 

「……噗,呵呵……哈哈哈哈……」

 

看著伊東歌詞太郎笑得彎腰蹲在地上時,他懊惱的全身都紅了,早知道就不要選在自己得花粉症時用色誘這招,原本鼻子就沒辦法呼吸了,現在連嘴巴也被堵住,那過程真的就像是在水裡憋長氣,差點就讓他窒息而死了。

 

「所以?天月くん可以解釋一下剛才的行為嗎?」伊東歌詞太郎攙扶著他走回床邊,讓他躺下以後再替他蓋上薄被,天月抿著下唇一臉可憐。

 

「歌詞太郎さん不喜歡我嗎?」

 

「……怎麼這麼問?」

 

「你看你看,你又逃開了,每次都反問回來。」

 

伊東歌詞太郎從不對他說喜歡,剛開始發現對方對自己不同於其他人的態度時他嘗試著試探、然後表明自己的心意,最後卻總是被對方打著變化球回擊過來。太狡猾了,讓自己愈來愈喜歡卻從不說喜歡,天知道這老是把墨水往肚子裡吞的人還一肚子壞水,用他的愛意灌溉了一座海之城,卻獨自坐在諾亞方舟上看著他溺斃。

 

「……喜歡這詞太沉重了,對我而言。」伊東歌詞太郎說道,撩開他的瀏海順著前額撫平他眉間的皺折。

 

「我願意珍惜天月くん、照顧天月くん、保護天月くん。可是我不想用『喜歡』這兩個字來壓著你,那太獨斷了。」

 

這是什麼深奧的知識啊,他不懂啦。天月嘟著嘴滿臉的不開心,這傢伙雖然說白了是不想給自己壓力,可是老讓他想東想西的就為了伊東歌詞太郎的一句「喜歡」這已經很有壓力了。

 

「……如果某一天,天月くん和我相處覺得膩了的話,至少也不用因為我的『喜歡』而感到愧疚不是嗎?」伊東歌詞太郎垂下眼簾,兀自開啟了負面情緒模式,突如其來的令天月措手不及,但卻終於找到了問題的癥結點。

 

什麼啊……這個伊東自黑太郎。愛情病毒果然無藥可解,對方這毫無邊際的擔憂也令他心動不已,抽象歸抽象卻很有伊東歌詞太郎風味的煩惱,老是直搗黃龍的攻入天月的心。他自知已經被這人圍剿到無處可逃的地步,但面對對方這樣深沉到糾結的感情,這場喜歡與不喜歡的戰役他舉白旗投降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還是讓他做個垂死掙扎吧!他竊笑著,將還失落著的伊東歌詞太郎一把拉了過來蜻蜓點水的吻了一口,天月毫無自覺的男子氣概了一把。

 

「盡情的用『喜歡』壓著我吧,這樣歌詞太郎さん就是我的天空和宇宙啦!」

 

评论(9)
热度(71)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