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ふそら / マトリョシカ

對你沒有看錯標題CP……第一次敲這兩人的字我真害怕……請慎入哦。

 

 

 

 

 

 

 

 

他想這世界上不會有幾個人喜歡封閉的空間。

 

特立獨行如他也是一樣,對於從窗內往外看的世界他總覺得模糊,所以他同情金魚也可憐靜止在花瓶裡的水,但他不可能砸碎魚缸也無法為玫瑰止渴,所以這樣的想法終歸也只是他自己的任性。

 

小的時候曾經在玩具店裡看過一組又一組完整的俄羅斯娃娃,看著鮮豔的色彩幼小的他驚呼,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雞蛋!他感歎,調皮的玩弄著五顏六色的橢圓,一個不小心摔出了其中一組裡頭的另外一顆蛋,那時的他訝異極了,將一個又一個愈來愈小的娃娃拿了出來,突然覺得自己是個勇士,拯救了這些無機之物的自由。

 

現在想想,被迫吃了一個又一個自己的娃娃們才是這世界上最可憐的發明吧。まふまふ站在月台前,春暖花開的季節鄰近,也讓原本凍著的腦細胞活化了起來。

 

……要不是因為そらる正忙著其他的事沒辦法和他一起出去吃飯,他又怎麼會在這裡發呆等車兼想東想西。將自己亂七八糟的聯想全部推卸給毫無關連的另一人,花粉很快的就會侵襲日本,未雨綢繆的他戴上口罩的同時正好可以肆無忌憚的嘟著嘴,好讓自己在發洩不滿情緒的同時也不會被來往路人議論紛紛。

 

「列車即將進站──」

 

乘上電車,無可奈何的他又再度將自己埋沒密閉空間中,隨著車體晃動。離峰時間他很輕易的找到了空著的座位,頭頂上的握環隨著韻律搖擺,看著看著他像是被催眠一般差一點點就要闔上眼睛。或許早已著了癮,まふまふ在空閒的時候總會想起刀子嘴豆腐心的そらる,藉以撫慰位於鬧區卻依舊空虛的自己。

 

「そらるさん會在哪裡呢──」他利用裝備著口罩的優勢,以被掩蓋了的嘴型訴說著無聲的話語。雙手插在口袋裡,神遊著的他曾經被そらる叮嚀,坐車的時候千萬不要只顧著看窗外風景,絕對要注意周遭人事物的動靜。

 

「如果你在的話我只會顧著看你。」像是找到了這麼做的樂趣,他的唇形在鼻樑以下被紮實的遮蔽,上一個停留的車站流出的許多人潮讓車內更加的空曠,甚至讓他壯起膽子加大了音量。

 

這麼做分明沒有意義。

更確切的說法是,對方不在身邊所做的任何事,都失去了意義。

 

如果不是そらる的話他現在可能不會這麼悠閒的去用唱歌抒發自己,也可以說現在的まふまふ是由そらる所拼湊出來的。這麼說起來他其實也算是個俄羅斯娃娃,終究是個封閉的個體,全身上下包裹著思慕某人的心意。

 

原本破碎為殘骸的我現在完好如初的站在這裡,卻只能想念你。

 

對了,關於玩具店的回憶──那時慈祥的老店長告訴他,對著最裡面最小的娃娃許願之後,再將它們一個又一個組合回去,被關在至深處的娃娃就會為了逃出去而實現那人所許的願望。

 

會突然想起那些大多無法見光的俄羅斯套娃,或許是因為他有一個必須得實現的願望吧。

 

既然他自認是個俄羅斯娃娃,那麼他就來對自己許個願望吧。まふまふ右手捂上胸口偏左,再次以零的音量將自己的願望說出口。

 

值勤中的電車依然順著鐵道滑蹓著每個人的啟程或回程,而他的心思在這樣移動著的空間早在上一秒被傳送到其他車廂裡,陽光脈動的軌跡照上まふまふ有些自嘲的眼角,他看向左右,獨留他一人的空間上下踩踏著斑駁的鐵軌,碰撞出沉默的動力和靜謐的淡然。

 

而他逐漸放遠的視線焦點落在以直立的方式朝他滾動而來的硬幣。看著不知道是從哪個人的口袋裡掉出來的零錢被他的靴子逮個正著,阻擋了它的去路後まふまふ彎下身來撿起某個倒楣鬼遺失的金錢,左顧右盼的他尋找著失主,同時也打著若無人認領便要去找個自動販賣機來慰勞隻身一人的自己的鬼主意。

 

「まふまふ……?」

 

然後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失主出現在他的面前,呆愣住的まふまふ差點鬆手放走剛才拾起的獵物。

 

「そらるさん──!」拉下口罩的他喊出聲,不顧一切的逆著行駛中電車的方向往そらる那狂奔,或許是自己太過開心所以奔向對方的表情有些猙獰,才讓對方立馬想要往別的方向逃去,差一點就要撞上一旁支柱的他激動的想伸手抓住眼前的人,再現鐵達尼號裡的經典擁抱場景……

 

「冷靜、冷靜!まふまふ!要不你先把撿到的硬幣還我?」終於在不穩的地面上抓住了能穩住身子的握環,そらる轉身面對まふまふ以後不忘用另外一隻手擋住眼前隨時可能撲上來的他。

 

被對方慌張的言語舉止給逗得不亦樂乎的まふまふ將硬幣置於掌心,隨後對準了そらる五指間的空隙趁虛而入,恰恰好的十指交扣,他竊笑。

 

「喂!」

「是──?」

 

是什麼是啊……猜測著そらる心裡可能的吐槽、看著そらる在慶幸四下無人後回贈自己的白眼,接下來他該怎麼回敬對方送進自己視線中的這些可愛反應呢,まふまふ扣緊了掌中的手,臉龐不懷好意的湊近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啄了一口眼前白的反光的臉頰。

 

「……喂!你想挨拳頭嗎!」

 

難得他不畏縮於對方的威脅,「我可捨不得放開そらるさん的手哦,啊!還有左手也不能放過──」他順理成章的牽起心儀對象的雙手,對方皺著眉頭卻也無法辯解染了兩片臉面的紅暈,內心肯定正天人交戰著吧,不忘瞪向他的黑瞳半瞇著像隻警戒的貓,簡直太惹他憐愛 。

 

他的願望真的實現了呢。

 

憶起數分鐘前他無聲的索求,這次他終於能夠將這些話賦予非凡意義,因為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他的面前,不只是沉醉在他內心的最深最底。

 

「そらるさん,我好想見你。」

 

「……嗯。」

评论(13)
热度(50)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