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ぶかし/火冒三丈的head over heels.

 

 

 

生氣其實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不但會降低平時不知道幾倍的判斷力,而且自己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對方可能還渾然不知,毫無疑問的自找罪受,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自討苦吃。

 

所以りぶ不常生氣,就算覺得有點不開心了,也會努力平息心目中憤怒的火苗。畢竟不值得的事做多了累積了經驗也還是不值得,變得比較會生氣人生也不會更好過一點,如此這般的人生哲學早已定存在りぶ的腦海裡,等到適當的時機提領出來一定會得到不少的額外利息。

 

說到人生啊,其實偶爾他也會幻想一下。

 

有個和他一樣對吃非常講究的女朋友,大概比他矮個五到十公分剛剛好,抱在懷裡暖暖軟軟的,兩個人假日時會相約出去品嘗美食。一月的時候吃著新年大餐,二月的時候互相贈送甜度滿滿的巧克力秀恩愛,三月的時候再互相送一次不同口味的巧克力回禮,四月吃吃吃、五月吃吃吃、六月還是吃……諸如此類的,他都已經規劃好了。

 

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打破他的卻是不久之前他奮力追求來的現實。

 

「りぶさん,我剛才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眼前的人義正嚴詞,被冷風吹紅的鼻頭像是被誰大力擰過。伊東歌詞太郎興高采烈的步伐止於りぶ一步前的地磚上。

 

「什麼事?」心裡咕噥著這個遲鈍的傢伙終於想到另外一隻空著的手該怎麼做了嗎!りぶ有些期待的放鬆拳頭,還稍微將自己的手往伊東歌詞太郎的方向拉近一些。

 

「我忘了和麵店的老闆要大蒜,我這就去拿,你等等我啊!」

 

「……嗯,我在這裡等你。」

 

回想起當初告白的場景,還有萬萬都沒想到會被答允的要求,直至現在都讓他手舞足蹈。可是經過了兩個月後,他漸漸開始恢復清醒了,是的,就戀愛專家的見解而言,如今正應該是他們的熱戀期,但是他卻有一種悔不當初的感受。

 

矮個五到十公分?伊東歌詞太郎硬生生比自己高了五到十公分。軟綿綿又溫暖的身體?全身上下都硬梆梆的,抱起來一點治癒的感覺都沒有。一年到頭不停吃的計畫?全都因為戀人拮据的經濟狀態而宣布告吹。

 

至少情人節的時候要配合氣氛,交換一下巧克力吧?不行,伊東歌詞太郎不喜歡巧克力。

 

……他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上這個人呢?如今細細想來,他突然覺得一肚子的火若是從口腔噴洩而出,一定能夠成為燎原之火,讓他成為比酷斯拉更殘暴的存在。

 

這樣的心態或許非常奇怪,但是將吃擺在第一位的他,怎麼能夠忍受貧窮時得和戀人窩在棉被裡一起啃蘆薈的日子?怎麼能夠忍受想要幫忙作頓晚餐卻只能看見廢墟一般荒涼的廚房的生活?就算能夠在他的住處下廚,但卻不是長久之計啊……他多想到餐廳去享受廚師們的手藝,過往自由自在的每一天現在卻這麼遙不可及。

 

唉唉唉……如果伊東歌詞太郎是個懂浪漫、解風情的人倒也罷,每次想吻對方時,他總是會被對方的雙眼緊緊盯著瞧。氣氛都還沒開始醞釀就已經被破壞了,超支的額度還會扣到下次的,每一次還以為可以,真正將嘴唇湊上去時,伊東歌詞太郎的反應總是每況愈下。

 

啊,可是今天是伊東歌詞太郎第一次主動邀請他過夜,或許……終於有機會突破那道界線了也不一定?りぶ覺得自己的心跳加速著加速著,看向從不遠處朝他跑來的伊東歌詞太郎,突然覺得拳頭沒這麼癢了。

 

「好了,久等啦!」

「嗯,我們走吧。」

 

進了屋,鎖上門。りぶ想揍飛十五分鐘前異想天開的自己。

 

看著伊東歌詞太郎十分熟練的將超常數量的大蒜放進拉麵的湯頭裡,開始將請老闆另外放的麵條夾進湯碗中,這是伊東歌詞太郎準備大吃大喝的前兆,而伊東歌詞太郎甚至貼心的也幫自己的那份準備好了。りぶ知道對方在默許自己吻他之前是不會食用味道較重的食物的,褒揚著伊東歌詞太郎難得體察的同時,りぶ總會以這點來判斷今日可行的機率。

 

以剛才七顆大蒜被扔入碗中的情形來看,眼前這個人今天連相擁入睡的打算都沒有。

 

「我要開動囉──」伊東歌詞太郎一臉滿足的模樣映在他怒火中燒的瞳孔上。

 

りぶ真的生氣了,他左手搶過了伊東歌詞太郎正準備攻下獵物的筷子和湯匙,右手直直朝一臉錯愕的伊東歌詞太郎光速擊去──

 

「咿──!?」反射性的閉上雙眼,伊東歌詞太郎還沒反應過來這短短三秒內りぶ的所有動作,等到他的腦袋浮現出危險訊號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還以為會被狠狠揍一拳的伊東歌詞太郎,卻沒有感覺到應有的痛楚,嘴唇瞬間被狠狠壓制,連平日都不常入侵的舌尖也趁勢竄了進來,胡亂翻攪著來不及吐出的驚叫,伊東歌詞太郎緊掩的眼簾沒有睜開的餘地,只能任由りぶ雙手捧著自己後腦勺的力道在黑暗中深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麵也涼了、湯也被吸乾了,明明剛才才激烈的交換過唾液的他們卻覺得口乾舌燥。

 

「……還以為會被りぶさん狠狠揍一頓呢。」

「我怎麼捨得。」

 

打從兩個月前他就注定得做個傻瓜,那麼不管愛的方式、索求對方的過程有多傻,他都不打算太驚訝。

 

反正他的怒火,還有身下的人會去承受。

 

りぶ想著,隔離了試圖解救主人的兩隻白貓後,拉上窗簾。

评论(4)
热度(41)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