りぶかし / 沉溺於夏天之後

是的你沒有看錯標題CP,就是りぶx伊東歌詞太郎。

還請慎入啊!







時節已入食慾之秋,身為無論四季胃口都大開的吃貨,りぶ總是走在食尚潮流的尖端,最適宜的時機吃著最入味的美食,這點是許多人點頭稱是、也是他本人引以為傲的,畢竟要能吃遍許多人連聽都沒聽過的食物,那絕對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

 

意料之外的是天氣明明轉涼了,りぶ還總是徘徊在便利商店的冰箱前張望,對著冷凍著的涼品探頭晃腦的,尋找著他近日以來頻繁寵幸的甜品──家喻戶曉的薄荷味冰棒。好吧,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一時嘴饞,過沒幾天這位美食家又會開始在推特上發出一張又一張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照片。

 

但是這似乎成為了りぶ的習慣,好像那天沒有啃過一支冰棒就不夠暢快。りぶ享用完了今天的薄荷冰棒以後,開始回想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儘管他昨日才回想過、懊悔過當下的自己──

 

還是炎炎夏日、晴空萬里的那天,他正曝露於烈日的爪牙下,沒有衣物遮擋的皮膚被摧殘的汗如雨下。問他為何自找苦吃,他也只能面無表情的向著尚未開張卻已大排長龍的甜品店乾瞪眼,雖然他已經算是專業級的吃貨,但還是比不上職業級的老饕,在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勤奮的下了首班車,來到目的地時,四周地板上鋪著毯子坐鎮許久的男男女女也只是抬起頭看了看他,像是在對他說聲「辛苦了但還是太晚了下次要改進」,然後群體低頭繼續滑手機。

 

無奈歸無奈,他還是有搶到隊伍中間的位置,努力安慰著自己。但りぶ終於也在中午的時刻瀕臨崩潰邊緣,本來還以為自己可以早點離開的,所以沒有帶他覺得礙手礙腳的陽傘,也沒有帶上份量夠飽滿的大水壺,此刻的他多希望自己可以化身犬類,減少自己身上的汗腺,儘管毛多但卻能夠降低曬傷的風險。

 

於是他也掏出了手機,習慣性的無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嗚」、「啊已經中午了,不過你們這些傢伙早啊」、「今天會投搞,可能」的這些推特後,看見了比較符合此時此刻自己心境的「天氣好熱哇!不過還是得出門!」其中一則,瞥了一眼大頭貼,是和本尊一樣總是笑得傻氣的二次元Q版伊東歌詞太郎。

 

好想就這樣融化在亮晶晶的柏油路裡,成為能夠自由自在吸收熱並且毫無怨念接受陽光踐踏的存在。閉上眼睛試著想像自己於窮鄉僻壤中誤打誤撞進入了佈滿芬多精的森林,微風徐徐吹向他的黑髮,而他的耳機正播放著綠色水晶音樂……然後睜開眼,又是一個不得不面對的悶熱現實。

 

就在りぶ打算嘆氣的前一秒,他看見了不遠處向他揮手的伊東歌詞太郎,可能是因為自己閉目養神太久,所以伊東歌詞太郎正奮力舞動著雙手手臂打算引起他注意,覺得無言又有趣的りぶ無力的抬起單手輕輕揮了揮,腦子裡正在盤算該用甚麼籌碼來引誘伊東歌詞太郎陪著他一起排這冗長的隊,好讓自己有個打發時間的對象,光是欺負這個總是傻笑著的爛好人就足以轉移他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

 

於是他看著愈走愈近的伊東歌詞太郎,雙唇微啟正打算一鳴驚人讓對方靠過來第一秒就大喊「好過份──」,卻出乎意料的感受到了冰涼的氣息,而且是帶著強勢的步調被塞進自己嘴裡。

 

愣愣的看著伊東歌詞太郎,他幾乎思考了五秒才反應過來嘴裡濃郁的薄荷香是來自眼前人手裡拿著的冰棒。

 

抬眼看向對方足以媲美烈陽的燦笑,伊東歌詞太郎果真是陽光青年的代表,就連在炎熱的幾乎扭曲空氣的藍空之下,他也能夠亮晃晃的散發出正能量。在肉體接近極限的瞬間得到了美好的救贖,這讓りぶ有點感動……不,何止感動,感激不盡之類的滴水之恩應以湧泉相報之類的,りぶ還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但是喉嚨乾澀的讓他無法自由言語,只好先把冰棒啃完再說。

 

「剛才經過時看到りぶさん頂著太陽站在這,喏,這是順路幫你買的。」

 

順路?據他所知方圓兩公里內是沒有便利商店或冰店的,りぶ瞥了一眼塑膠袋裡測,發現裡面還裝著些許乾冰,為了讓冰棒更接近乾冰,伊東歌詞太郎還用單手抓握著整個塑膠袋。腦海裡瞬間出現了伊東歌詞太郎站在櫃檯前,雙手合十懇求店員賜他一點乾冰的畫面,不禁有點想笑出來,由此推斷對方或許真的從大老遠買了冰棒回來給站在這裡足足超過兩小時的自己,他剛要開口道謝──

 

「好紅啊,幫你冰敷。」伊東歌詞太郎笑著笑著卻把長時間捧著乾冰的手伸向了他的耳朵。臉頰兩陀緋紅讓伊東歌詞太郎的臉色好看許多,雙眼微瞇嘴角上勾的笑靨則平衡了健氣和溫柔。

 

……然後、然後……嗯?

 

他突然忘了他剛剛在幹甚麼。先不論他的耳朵是被曬紅,還是被對方體貼的行徑給惹紅……反正在那之後他連道謝都忘了說,連隊伍都忘了排,就匆匆忙忙的逃走了。

 

他到底是在害羞甚麼,是在覺得尷尬甚麼啊。結果他從頭到尾只知道伊東歌詞太郎手上那絲低溫捏著他的耳垂,成了有記憶以來最令他舒心的冰涼。

 

時間點轉回秋天。

 

本來想說出來散散心,沒想到一出門就走到了不算是很近的伊東歌詞太郎住處附近,唉……他到底在做甚麼啊,在看到了因為覺得冷所以下樓買個熱飲的伊東歌詞太郎,他竟然還開心了朝他揮舞著雙手手臂……那不就跟剛才回憶中的對方一模一樣了嗎!りぶ努力讓自己的心緒沉澱,終於恢復到以往有點淡定有點腹黑的形象後,轉頭看向拿著兩杯熱飲匆匆跑來的伊東歌詞太郎。

 

「吶!天氣冷了果然還是喝熱飲最棒了!」伊東歌詞太郎似乎對於這次的巧遇很欣喜,りぶ接過了其中一杯罐裝飲料之後拉開了扣環馬上喝了一口,「哇……!」因為莫名的不自在而犯了以前絕對不會犯的錯,他的舌頭竟然被燙到了。

 

「啊,還好吧りぶさん……啊。」然後分神關心他的伊東歌詞太郎也被瓶裝飲料灑到了手。

 

比起りぶ更為狼狽的伊東歌詞太郎無奈的乾笑了兩聲,示意自己要去找個地方洗洗手後,便轉身再度走遠。りぶ忍住了嘴裡的一口氣,不讓幸福有溜走的機會,同時也在煩惱著自己反常的心態,只差沒撓頭跪地的他在迎接伊東歌詞太郎的歸來時,還是努力喬裝出了平日的神態。

 

「啊……手碰到了冰水,有點冷呢。」伊東歌詞太郎不斷搓著手掌心,看著對方不管怎麼努力搓都一定不會有太大功效的舉止,りぶ本來打算說一句吐槽的話酸對方,不然等等伊東歌詞太郎也發覺了自己的異狀那就不太妙了。

 

結果不想還好,一想反倒給了身體一個直接反應的機會。

 

微微蹲下了身子抓住了伊東歌詞太郎的手,りぶ伸出了剛才被燙得有點麻的舌頭,然後大面積的舔了一下。

 

「………………」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甚麼事的伊東歌詞太郎保持著原本的姿勢,眼球無意識的緊緊捕捉著りぶ像是世界末日般的表情。

 

這一瞬間那些仿若情竇初開的小情緒還有不知所然的小暴躁似乎得到了解答,他就算想破腦子也不會知道自己不斷渴求著薄荷冰棒甜度的同時,潛意識裡竟然還打著這樣的鬼主意。

 

……りぶ覺得,他最想吃的冰棒已經吃到了,他或許可以冬眠隱世一陣子了吧。


评论(9)
热度(63)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