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清/ Ball(m)oon.


 


 

 

今晚的月亮缺了一塊,失去了作為圓的完整、也喪失了身為弦月的資格。在都市裡抬頭只能望見深海之夜中月光的一枝獨秀,但來到了鄉下以後少了光害少了煩憂,星光卻相反的總是齊聚在月亮身旁,每天晚上只要仰首就能夠看見在宇宙中爭奇鬥亮的繁星和像是擔任和事佬的月。

 

「老師。」

 

聞言,他轉頭看向一直靜靜坐在身旁的木戶浩志,夏日的夜裡除去天上美不勝收的星光以外最多的就是蟬鳴聲,若不將說話的音量抬高一點,就連搖頭晃腦努力吹散涼風的電風扇的運轉聲都抵不過。不過……木戶浩志意外認真的表情倒是增加了不少半田清舟的注意力。

 

「其實……我對你一直都很……喜……」

「砰!」

 

在象徵爆發性的發言完整道出之前,真正的爆炸聲卻將之替代,原是面向屋外向日葵的兩人也因此轉過身看向屋內,站在眼前的是一臉得意的奈留和陽菜,還有隨之出現的一大袋汽球和許許多多的氣球補充包。

 

因為剛才的驚嚇尚未回復,半田清舟面向癱倒在地板上完爆的氣球呆愣著,以致完全沒有聽進奈留的解釋,一旁像是早已習慣各種衝擊的浩志很自然的拆開了其中一包補充包,自動自發的開始幫忙製作一顆又一顆的飄浮氣球。

 

「啊──老師根本沒有在聽奈留說話嘛!」

 

因為這樣所以被重複叮囑了好幾次。

總而言之就是訓導主任想著也該來美化校園了,於是就和木下商店的店長購入了很多包氣球,讓孩子們分別挑選帶回家去,隔天再拿到學校來布置。

 

「……儘管如此也沒必要吹這麼多顆吧!」總算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的半田清舟看著自家屋內滿滿的氣球,還有不知何時已經開始玩起來的兩個小鬼頭,「咦──可是奈留跟陽菜明天想要帶很多很多氣球,這樣就會被大家說很厲害了啊!」看見奈留充滿幹勁的模樣,以及只要聽到個不字就會哭出來的陽菜,再度認清到自己又領了個麻煩差事的事實時,似乎已經脫不了身了。

 

撓了撓一頭黑髮,半田清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臉悲壯的繼續實行他的任務,思考著缺氧而死的機率,也領會到鄉下的空氣是如此清新,雙頰鼓脹的酸疼讓他已經使不了力氣抱怨,他轉過頭來查看一旁戰友的狀態──嗯,很認真的在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老師剛才……有聽到我說了什麼嗎?」

 

「啊?你剛才有說話嗎?」

 

「……喔……嗯,沒啦、沒什麼事。」

 

意外的對於奈留扔來的麻煩一言不發的木戶浩志,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啊!好浪費!這口氣如果往氣球裡面吹的話,至少可以吹滿半顆喔!」半田清舟不經在內心評估著木戶浩志貌似所剩不多的忍耐力,以及他可以送走這群小鬼好好休息睡上一覺的時機。

 

還以為是個悠閒的夜晚,近日落才將一幫小鬼目送回家的,沒想到晚餐時間過後又得來作這種白工,半田清舟覺得自己愈來愈像個保母,同時也覺得肺部所儲存的氧氣快要耗費殆盡,鬆懈了全身上下的懶骨頭,躺在木質的地板上想尋求一絲涼快。

 

腦海裡突然出現了高掛圓月和佈滿星辰的夜空,這倒讓他想起了某個不切實際的聯想。以往住在城市裡時偶爾抬起頭,就覺得月亮這傢伙還真莫名其妙,老是獨自一個,卻又老愛跟在別人的屁股後面走。

 

來到這裡以後才發現,原來老是獨自一人的是自己,而不是身邊有很多星星陪伴的月亮啊。

 

他閉上了雙眼,啪搭啪搭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大概是奈留去上廁所然後陽菜陪著她去了吧。僥倖能夠安靜幾秒鐘,他放棄了剛才大力吸用力吐的呼吸方式,總算可以輕鬆又優雅的換氣。

 

「啊……總覺得快要不能呼吸了,那群麻煩的臭小鬼……」

 

然後他覺得雙唇一陣鬆軟和熱燙。

 

再度睜開眼睛看見的卻不是一片朦朧的燈光,而是一張略顯慌忙的臉龐。半田清舟看著用雙手抵著身體壓在自己上頭的木戶浩志,還在反應剛才那到底是夏日裡熱燙的雨水還是眼前人突發奇想的惡作劇。

 

「我喜歡你,老師。」

 

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不能呼吸了。

這才發現今晚的他被月亮吸走了太多的氧氣。


评论
热度(41)
  1. RoomboxRaingo_D 转载了此文字
    好美喔;w;(扭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