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 沙漠之海冰原極地

 

 

 

緊握流沙會使其易逝於掌心,但是攤開了手掌又會隨風飄去呢。

 

伊東歌詞太郎在一片廣大草原中奔跑,下一秒卻離奇的鑽進沙漠之海中,眼前赤炎的熱浪隨著扭曲的陽光恍著他的目光。

 

真是笨蛋呢,如果要把沙握在手心裡不放,那麼只要澆點水不就可以了嘛。伊東歌詞太郎拿出了水瓶往上頭灑了點水,果然手裡的那團沙被他裹成了一顆球,接著眼前的畫面再度轉換,變成了無盡的冰之極地。

 

一臉詫異的看著遠方的極光,只穿著一件襯衫的伊東歌詞太郎一點也不覺得冷,但他卻能夠感覺到逝於掌心的那片冰涼──剛才才做好的沙球變成了雪球,接著因為他的體溫而化開了。

 

到底,他的手中還是甚麼都沒有。

 

了解到了這一點的他緊皺著眉頭,開口正想要抱怨什麼,卻又在下一秒猛睜開雙眼時──看見了熟悉的天花板,頭頂隱約感覺到了白貓的溫度、睡眠時呼吸的節奏。

 

還有輕放在床邊的手──那被緊握著的觸感。

 

趴在床邊似乎比他還熟睡的天月嘴裡嘟噥著什麼,伊東歌詞太郎想要湊近聽清,但是又怕吵醒了對方,基於這一點他也只好維持同一個姿勢一動也不動。反正今天也沒甚麼重要的事,不如就和天月兩個人一起靜靜的待著……

 

「啊、早安啊,歌詞太郎さん。」但是天月卻在此時醒了過來,坐起身後伊東歌詞太郎習慣性的想要伸出右手去揉揉天月蓬鬆的短髮,沒想到天月卻搶先他一步,緊握住了他的右手。

 

「……?怎麼了嗎?」

 

「啊、沒啦……這個是大冒險啦!はしやんさん說了要和歌詞太郎さん一直牽著手結束今天!如果歌詞太郎さん今天有空的話……哈哈……」

 

空閒的話他當然有,如果是以這樣的條件為前提的話。若他是一隻幼犬,八成身後的尾巴已經在不斷左右搖擺了吧。

 

不過他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徹底的「一整天」。正要將睡衣更換成外出服裝時,天月一點也沒有鬆開手的意思,兩個成年男子就這樣伴著朝陽明媚,一個拉著上衣思考該怎麼在兩個人牽著手時更衣,另一個人則像是有苦說不出的跟著在旁出法子。

 

其餘除了更衣之外,還有進入化妝間時、在街上尋找餐廳時、吃飯時、喝水時、被路人議論時。

 

他們始終十指交扣。

 

伊東歌詞太郎還是第一次知道美夢成真是如此令人難堪的事。和天月兩個人──和自己的戀人一起,就算有再多的視線再多的閒言閒語,他們都可以不去在意的相知相惜。看來這是很難跨越的一道關卡,中間門檻的寬度似乎可以媲美懸崖至谷底。

 

僅僅是今天一整天,他卻在思考一生一世。

 

在思考那個夢的意義,會不會是在提醒他儘管過程再怎麼美好、再怎麼曲折離奇,終歸他擁有的只會是零。

 

他害怕那樣的結果,害怕他會因為恐懼而鬆開這隻手。

 

「天月くん……臉好紅啊,要不先放手吧?就算是大冒險但你現在放手了也沒人知道……」

 

「不要!絕對不放!」

 

明明連抗議的聲音都小到快要聽不見了……伊東歌詞太郎苦笑著,拉著天月從大街走進了小巷,人煙對比剛才稀少了許多。察覺了這點的天月也漸漸抬起頭來看向前方,光明正大和自己的戀人手牽手約會這對天月來說似乎還是太刺激了點。

 

這裡的話就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

 

領會了伊東歌詞太郎帶著他走進這條暗巷的意思,天月停下腳步,等待伊東歌詞太郎轉過頭來,那雙稍有疑惑的雙眼和打定主意要做些甚麼的眼神終於對上後,天月才吻上前方人那雙微張的唇。

 

不到一秒的時間後退開,天月才開口補充這麼做的動機,「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一直想著……要親你、想親你。」惹得伊東歌詞太郎都不知道該怎麼把持自己。這裡的景致並不浪漫,甚至還有破碎的花盆、毛髮有些骯髒的野貓、上頭的鐵色幾乎鏽化的欄杆,但是他知道,不管何時何地──只要天月應允,他都願意獻出自己。

 

他伸出空著的手來抱住對方的腰,夏天的好處就是只要走些路就容易滲出細汗,與偏薄的衣物相互貼合,只要稍一留神就能夠發現的……總有股若有似無的香味在勾引著自己。伊東歌詞太郎吐出舌頭來舔上對方特意曝露在唇齒之外的舌尖,試著糾纏、圍繞,掠奪對方的味道,雙唇終於接合的同時能夠感覺到天月喘著氣的頻率正在加快。

 

或許比起烈陽,他的舉止要更加放肆。

 

「……天月くん,回我家嗎?」他終於忍受不了的暗示著對方,還以為會和以往多次經驗,能夠看見對方霧濛濛的雙眼對著他傳送覆議的秋波。沒想到卻被一把推開,然後遭到大聲警告:「今天不要!」

 

……這下內心還真是涼透了。

 

好吧,為了達成大冒險的約定,他們兩個再度手牽手走上了大街。在一方的苦笑無奈和另一方紅著臉低頭走路的情況下,終於夕陽西下,橙色將一片熾熱的空氣染上了少許清涼。

 

終於兩個人都冷靜下來,天月似乎要趕回家去吃晚餐──畢竟兩個人牽著手共進晚餐是真的很不方便──伊東歌詞太郎要送對方回去的提議也被駁回,他只好呆呆的站在家門口對著不知為何匆匆離去時仍舊面紅耳赤的天月揮手。

 

唉……結果今天真的是什麼也沒有的一天啊。

 

他的食指撫摸著下唇,果然什麼也沒有留下,只有愈回憶愈心酸的那段熱情被冰水冷卻的畫面,伴隨著日落和電線上的烏鴉群聚,他掏出鑰匙準備從兩隻白貓身上求得慰藉。

 

接著他卻發現,今天一直被緊緊握著的右手手掌心上,似乎被用麥克筆寫下了幾個字,伊東歌詞太郎轉身站在路燈之下,這才終於明白戀人今天的種種行動──

 

只是為了掩飾「屬於天月的」這五個一但被自己當場發現,會令天月本人害羞到死的字。

 

雖然現在的伊東歌詞太郎並不知道真正的大冒險內容是「在歌詞ちゃん的手掌心用油性筆寫下自己最想寫的話」,不過伊東歌詞太郎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笑了出來,雙眼緊閉彎出了弦月的弧度,他將掌心緊湊在臉龐──

 

今天也越過了沙漠之海冰原極地,來到了深深喜歡著的你身邊。


评论
热度(62)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