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同居三十題




01.相擁而眠

 

新的開始總是令人心慌,同居的第一夜,他們選擇相擁而眠。


天月將頭埋進伊東歌詞太郎暖和的懷裡,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堪比廟會時的鼓聲那般使人躁動不已,伊東歌詞太郎平日撫摸白貓的掌心此刻也正用同樣的方式安撫自己。


不論音符和節拍多麼繁複雜亂,再怎麼高昂再怎麼低沉,五線譜永遠都保持著平和的一百八十度橫向前進。就像他們再如何親吻、擁抱彼此,夜也仍舊深不變的黑。啊,或許星星和月亮似乎有更加耀眼一點。


天月試圖在伊東歌詞太郎不停的親吻攻勢中開口求饒,但是他心裡其實也希望對方別真的安份下來睡覺,畢竟這可是他們的第一晚啊!每個第一次都是緊張刺激而值得期待的,他已經做好抱著伊東歌詞太郎通霄的覺悟了。

 

「天月くん,我跟你說哦。」伊東歌詞太郎的聲音像極了躲在秘密基地裡頭,和夥伴們分享鄉下小鎮趣事的小鬼頭,天月抬起早已紅透的臉,長時間維持同個躺姿而被壓扁的右側頭髮隨著他的動作與枕頭磨蹭出沙沙聲。

 

「有的時候深夜裡睡不著,我就會像這樣抱著棉被、然後想像被自己抱在懷裡的是你,慢慢閉上眼睛以後,下次醒來就已經天亮呢。」

 

「歌詞太郎さん是變態嗎……」伴隨著伊東歌詞太郎壓低音量的笑聲,他有些後悔自己的脫口而出。

 

看來「其實我也一樣」這句話,只能等到明晚再說了吧。

 

 

02.一同外出購物


天月氣喘吁吁的踏進客廳,隨手抓起放在茶几上的皮包後,才終於鬆了一口氣。無奈的將手中的物品塞入口袋之中,不忘將家裡的電燈再度關上,穿上剛才因為緊急而被隨意扔在玄關的休閒鞋,他準備折返回剛才那間店裡。

 

他們終於挑選好要購買的日常用品排隊準備結帳,輪到他們與收銀員面對面時,伊東歌詞太郎這時才發現自己忘了帶錢包出門,這節骨眼下他們也只能與店員乾瞪眼,慌忙的扯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

 

幸好店員知道他們是住在附近的常客,所以就笑著讓他們回去取,這才解除了這尷尬的氣氛。為了給一旁不斷對他們施加壓力的店長一個保障,決定由天月回去拿錢包,伊東歌詞太郎留在那裡當人質……啊不,是看管物品。

 

終於衝回了超市大門口,走進了自動玻璃門只差幾公尺就能夠看見伊東歌詞太郎的側顏,天月卻在距離五步時聽見了那名店員和伊東歌詞太郎攀談的聲音。

 

「經常看見你們一起進進出出的呢!能夠和室友感情這麼好,真是令人羨慕呀。」那名女店員像是不打算放過和帥哥單獨相處的機會,態度友善的不斷和伊東歌詞太郎搭話,只可惜伊東歌詞太郎是出了名的不會應對異性,對於這樣普通的交談,他甚至無法普通的吸收進大腦裡,轉換出正常的反應。

 

「我、我們不是室友,是戀人哦……!」

「咦……?」

「歌詞太郎さん!」

 

這傢伙真是一刻也不能讓人放心啊!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其實伊東歌詞太郎並不害怕這種虛構的視覺效果。

 

漆黑之中唯有前方的長方形屏幕放射出一閃一閃的亮光,身旁的人比起觀看恐怖電影倒不如說是在瀏覽新聞。他們兩人真的很相像,不管是熱愛音樂或是拉麵這點,還是根本不害怕恐怖電影這點。

 

這畫面或許有些古怪──兩個面無表情的人,緊盯著螢幕上不成人形的妖魔鬼怪張牙舞爪,打著呵欠欣賞裡頭的演員不斷用尖叫這把利刃劃破電視的音響。

 

凌晨半夜,在冷戰期間帶著恐怖片的DVD回到住處的天月,無言的將電視打開以後開始播放影片,從冰箱裡頭拿了一瓶可樂後坐在沙發上,完全無視早就已經占了沙發一席、原本正在觀看志村動物園重播的伊東歌詞太郎。

 

然後就開始了這不明所以的沉默之夜。

 

他們是怎麼開始吵架的他已經忘了。因為他的腦子裡只迫切的記得想要和天月和好。天月咕嚕咕嚕灌下可樂洩憤的聲音,還有不時跺腳表達不滿的舉止,還以為會被恐怖片的音效壓過去,但很可惜同樣焦躁的他很輕易的就將那些碎屑的聲響全數收入耳裡。

 

明明每次都是以「這是最後一次得到對方的寬恕」來勸告自己,不要再粗神經的惹天月生氣。但每當正在氣頭上時,他就只能瞪大雙眼看著天月轉身離去,明明他就應該說些什麼來挽留對方、更甚至是平復自己。

 

所以每當大吵,和好的權利他都全數交給了天月保管。

 

因為他對於失控過後的自己,說出來的承諾沒有信心。

 

「……歌詞太郎さん。」

「……嗯?」

「有好好反省了嗎?」

「……嗯。」

「我沒有在問你,是在問正宗君。」

「……」

 

如今他的地位低於正宗君,這他早該明白的。看著屏幕裡驚駭的血腥場景,他的心降落到了十八層地獄。

 

「每次吵架的時候,歌詞太郎さん都只會保持沉默。為什麼啊,明明我也很在乎這件事的,為什麼歌詞太郎さん卻一句話也不說?」

「不想管?覺得無所謂?怎麼樣都好?已經不干我的事了?到底是哪一個啊歌詞太郎さん!」

 

絕對沒有無所謂。

失去任何一件重要的小事,都足以將他的人生地圖摧毀。

 

一臉慌忙的看著天月,對方始終不望向自己。雙手抱膝坐在沙發上的模樣讓他只能乾著急,「沒有……沒有無所謂!」

 

「你的事情是最重要的!」

 

隨後鼻息間竄入天月專屬的香味,還帶著一點可樂的膩甜,他看著對方忽然間放大的面孔,只差四公分就能夠接吻的距離,伊東歌詞太郎不明白天月這麼說又這麼做的用意,他只想讓天月安心。

 

「我很在乎你,比任何人都……」

 

天月的眼角有些閃亮的晶瑩,是因為睏了?還是喝可樂喝得太過猛烈而嗆著自己?不管是因為什麼,都是他沒有好好照顧天月的錯。


他伸手抱住天月,在他的臉頰印上一個嘴唇的痕跡。


「對不起。」

「……嗯。」


前方畫面又是一陣血腥和尖叫。

但是視若無睹的戀人們卻已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评论(2)
热度(74)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