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夜襲

聯文組的深夜短打ww!各位辛苦啦!




雨神→

 

他伸出手來想要抓住眼前的霓光,但是無非為天方夜譚。夜幕奏降,朝陽升起,每一日的循環都是一次二十四小時的輪轉。吸了吸鼻子,他覺得今晚的風有點強,真後悔沒穿上自己最喜歡的那件紅色連帽外套。

 

轉了一圈,他靠在街道內的圍牆,看著空中被路燈襯的更黑的夜。像這樣寂靜的夜晚,實在不應該在外頭胡亂蹓噠吧,對於自己在深夜外出的雅興……不,倒也沒有那麼高級,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無所事事。

 

獨自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想起某一張臉孔──或許這也是戀愛的象徵吧。伊東歌詞太郎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拿出手機,習慣性的按下圖片庫,那人的寢顏、笑顏被壓縮成一張又一張的小圖縱橫排列著,隨意點開了一張,他突然有一股衝動。

 

衝動產生時,或許也是表現愛意的好時機,這麼想著,他收回了手機,然後往天月的住處奔去。

 

 

 

 @月蝕音迴 →

 

在按下門鈴之後才猛然驚醒,面對著迷迷糊糊地被從睡夢中吵醒的天月,歌詞太郎在一瞬間失去了言語的能力。

 

也許是被燈光亮得沖昏了頭腦,才會如此不顧後果地一路奔到這裡,這樣想著他在昏暗的夜裡後悔起來。還沒有準備好,哪怕再給他十年的準備時間也不足夠,剎那間湧現的衝動和自信在天月的身影面前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歌詞桑......?」像是未能辨清夢與現實間般側著頭疑惑地開口,語氣和聲線都是一片朦朧。

 

但哪怕是在睏倦的時候,那雙眸也似是倒映著身後星空的光,眩目的眼眸深處映著自己茫然的倒影,交織在自己的雙眸中的是天月清晰的臉容,四目交投之間的影像無止境地往彼此的腦海更深處延伸。

 

彷彿陷進其中般,在光芒中捨棄僅存的理智,歌詞太郎不發一言地大步上前。

 

﹣﹣趁這片眩目的光亮還在的時候。

 

 

 

 @血染花鸡蛋 →

 

拥入怀中的触感是那么的温暖。

 

歌词太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感受到怀中的人好像于一瞬之间清醒过来,带着点困惑地将手伸到他的后颈。发尾被夹住,手指往下慢慢滑动。

 

“天月君。”

 

“歌词桑怎么了吗?”困惑的声音在除了他们以外什么都没有的玄关回荡。

 

“天月君,”歌词太郎伸出手指,在天月的后背上摸索。那熟悉的触感,配合着头顶小小的光点,在他的眼前模糊不清。这是种怎么样的感受呢?他困惑地闭上双眼。

 

“那个,要不我们先进屋?”天月准备放下手臂,顺着提议。但是歌词太郎出乎他的意料,将手从他睡衣下摆慢慢伸入。

 

脸色一瞬间变得奇怪,带着不知所谓的红,天月声音小小地发颤,“呃诶?歌词桑?”

 

“天月君知道我来是干什么的吗?”终于,他睁开了眼睛,轻轻把天月的脑袋扳到自己面前,目光灼灼地望进那双同样只映出了他的眼眸。

 

“不……不……知道”支支吾吾的声音,随着歌词太郎右手的高度变化,不断变得更加零碎。

 

“夜袭。”低低的声音闯入他的耳朵。

 

今晚的歌词太郎被光芒赋予了太多的勇气。

 

 


 @午夜的無腦先生_青花瑪腦OOV →


歌詞太郎靈活的手指挑開天月的睡衣鈕扣,隨著兩人逐漸縮短的距離,溫度漸漸的升高了。

他溫柔的吻上天月的額頭,延著飽滿的弧度慢慢往下移,滑過挺直的鼻樑,最後吻住緊閉的唇。

修長的手指也未停止動作,在感受到眼前人緊張的情緒時,安撫似的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另一隻手則堅定而緩慢的脫掉睡衣。

歌詞太郎望著眼前半裸的天月,一股熱氣由下往上侵襲而來,喉頭不自覺的上下滑動。

“那個…歌、歌詞桑,先等一下!”天月喘著氣,試圖阻止這過於迅速的發展,“歌詞桑今天到底怎麼了……?”

“…都說了是夜襲啊。”瞇起眼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歌詞太郎傾身向前想要再次吻住天月的唇,沒想到卻吻上天月的手背。

“騙人的吧歌詞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睜開雙眼,眼前的天月睜著一副認真的雙眼盯著他,雖然臉上潮紅未褪,但他看出天月眼神裡探究的意味明顯。

兩人也不是沒做過,明明不需要特地在這種大半夜跑來我家夜襲的啊笨蛋。

面對天月探尋的眼神歌詞太郎認輸了,嘆了口氣後他道:

“天月君,我──”

 

 

 

 @Ris⋆。˚✩ →


“歌词桑你怎么了嘛……”虽然被对方一反常态的举动搞得凌乱不已,天月还是努力平整下心绪,伸出手轻轻抚上把头埋在自己颈间的歌词太郎的发顶。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玄关外,身后是如同被墨汁涂抹得不留一点空白的夜。天月依靠着歌词太郎,抬头寻找天边闪耀的猎户星。

“对不起天月君……”带着湿气的风吹拂得他清醒了不少,他有点羞于抬头去看天月的脸,“突然想见你。”

还裸露着的皮肤以被歌词太郎的唇触碰的一小块为中心,温度一点点攀升着。天月轻轻地颤栗了一下。

“打扰你休息了。”

“没、没关系!”

带着上扬尾音的“没关系”一说出口,抱着自己的人就笑了起来。歌词太郎直起身子捧住天月的脸,凑到他耳边低语。

“天月君用这么可爱的语气说话……会让我觉得你很期待噢?”

“……是啊我很期待不行吗!”

“诶?”本想看到天月极力掩饰狡辩的样子,没想到却适得其反,“天月君你说什——”

“所以说啊!”天月揪过他的衣领,“歌词桑你是来夜袭还是来玩文字游戏的啊?!”

“对对不起天月君……”咫尺之外的长睫如同墨色的蝶羽一般颤动着,伊东歌词太郎的心跳漏了好几拍。

“其实对我来说……歌词桑突然出现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也不是什么值得太过惊奇的事情啦。倒不如说,我希望歌词桑能无所不在。”

我期盼着我的世界里你无所不在。

伊东歌词太郎捉过天月的右手,吻在指节上。

“如果天月君那么希望的话。”

门轻轻闭合的时候,依然是万籁俱寂。

黑夜俨然一双温柔的手,将恋人们甜美的梦轻轻拢在一起。



评论(4)
热度(90)
  1. 月蝕音迴Raingo_D 转载了此文字
    聯文的練習......!請多多指教!(,,・ω・,,)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