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鳴鳥不飛

送給可愛的捏捏的生日賀文!抱歉拖了這麼久……!生日快樂哦。(太晚了

啊請饒恕我吧……!。・゚・(つд`゚)・゚・

學園架空,還請慎入……!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班導非要あまちゃん你去當圖書委員不可啊。」

 

「我也不知道啊……總之你先走吧,我再不走就趕不上今天值日啦。」

 

午後的暖陽微醺,曖昧的光線經過高斯模糊般四散在屋外屋內,天月推開了圖書館的門,裡頭濃重的書香氣息和橙光之中飄泊的暗影隨著來人的擾攘而浮動,天月看著幾近空無一人的圖書館,嘆了一口氣後開始思考該怎麼打發這漫長的放學時間。

 

雙手撐著臉頰,對面窗口外的藍天透著陽光,穿過了清徹的玻璃。明明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他卻得待在這裡,像個笨蛋一樣的發呆。

 

說到底都怪那個莫名其妙的班導師不好。

 

一邊整理著圖書館內的公物,一邊把歸還回來的書本放回原位,天月拉高了衣袖開始努力幹活。一向本校的圖書委員都是最不熱門的職位,原因無他,必須輪流負責打掃、看管櫃臺之外,常常會被剝奪寶貴的課後時間,這對正值青春期的天月來說,無非是一種天大的折磨。

 

好想出去玩啊──他嘆了一口長氣,拿著抹布把自習區的桌椅擦拭乾淨,思索著做完這項工作以後就去櫃臺坐著繼續發呆。

 

心情本來還和今日的陽光那般和煦平靜,然而在看見被塗鴉了的木質桌面之後,他竟有種天打雷劈的感覺。

 

天月怒氣沖沖的從櫃臺那拿了一個橡皮擦,惡狠狠的將上頭的筆跡全部擦拭乾淨,大功告成以後他再度抓起抹布,打算將有人破壞公物的這件事在之後稟報給老師,但是在站起身之後,他卻發現了……某些不對勁的地方。

 

剛才不是已經全都擦乾淨了嗎?怎麼還有?

 

天月眨了眨眼,應該是自己眼花了吧,這樣想著,他再度拿起橡皮擦打算盡完自己的本份。

 

沒想到尚未動手,桌面上的字跡卻像是魔法那般開始無中生有,許多潦草的字體和可以堪稱鬼畫符的圖樣憑空出現在無人觸碰的桌面上。

 

……這下可就不是眼花了吧。

 

天月目瞪口呆的看著上頭歪七扭八的字跡,還有許多疑似音符的符號,像是被擠在蛋糕上的白色鮮奶油那樣緩緩的鋪述著,一筆一劃都像是這張桌子擁有了自己的生命,並且在用人類的語言向他傳達什麼。

 

「呀啊──!?」終於反應過來的他退到牆角那,整個人像是一團毛球般蜷縮著,他活了十七年,終於知道為什麼許多校園故事總愛讓圖書館鬧鬼,原來不是毫無根據的啊!

 

還好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不會有人嘲笑他的膽小,但是也礙於這裡什麼人都沒有,所以他一動也不敢動……深怕下一秒附在課桌上的亡魂會衝到自己體內,霸佔自己的身體。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無稽之談而已。

 

過了將近十分鐘,天月終於鼓起勇氣走向那張位於角落的桌子。上頭的文字還在、圖畫也還在,只是比剛才要多了一些,嚥下了一口唾液,天月決定要拿自己的男子氣概打賭,寧可對著怪力亂神冒險一回,也不要隔天因為這些塗鴉而被師長興師問罪。

 

上頭的字跡再度被完全清除時,打算逃之夭夭的天月小心翼翼的退後了幾步,謹慎萬分的他死盯著桌面瞧,過了一分鐘毫無動靜,兩分鐘、三分鐘過去了也沒發生什麼事,終於鬆了一口氣的天月撓了撓臉頰,看來自己是太累了……不對!

 

桌面再度和剛才那樣,依稀顯現著字。

 

──「請問你是哪位?」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是桌子的妖精啊……它在問自己的名字啊……

 

天月戰戰兢兢的拿著鉛筆回來,雖說他對於恐怖遊戲或鬼片一向是以輕鬆的態度看待,但是當貨真價實的正品出現在自己眼前,身為一名人類,他果然還是要敬畏幾分的吧……?

 

在那行字的右方寫下了「請問你又是何方神聖?」不久後,很快的像是敲打鍵盤那般,一撇又一豎的文字出現在自己遞出的問號後方,當那些詞語終於拼湊成一組句子時,天月再度愣住了。

 

──我是伊東歌詞太郎,三年C班的學生哦。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特地跑到C班來幫我擦桌子呢?

 

C班?這裡可是圖書館啊?滿頭問號的天月再度寫下了一行字:「我可沒有跑去C班啊,是你自己跑來圖書館,還在自習區的桌子上亂塗鴉的吧!」

 

──自習區……?學校裡的圖書館沒有自習區的吧?

 

……啊?

 

一連串的疑惑讓天月很快的忘記最初的慌張,經過一陣交談後,天月確信現在和自己對話的並不是桌子的妖精,而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一個人。

 

伊東歌詞太郎說,他是前幾屆三年C班的學長,參加的社團是輕音社,擔任主唱的職位。

 

於是天月推測,自習區是三年前學校特地從圖書館內隔間出來的區域,當時伊東歌詞太郎已經畢業了,所以理所當然的不會知道自習區的存在。而且聽老師們說過,自習區的課桌椅都是隨機從某些教室裡頭搬出來的,所以很有可能,現在他所坐著的這張椅子以及正在書寫的桌面,都是伊東歌詞太郎曾經使用過的。

 

所以現在……他是穿越時空在和已經畢業出社會了的學長筆談嗎……!

 

感覺好帥氣啊!跟漫畫一樣!

 

「歌詞さん,可以這樣稱呼你嗎?」

──可以的哦,那我該怎麼稱呼學弟才好?

 

「天月。」

──嗯,天月くん,很高興認識你。

 

自此之後天月便不再抱怨在圖書館值日的日子,每次放學幾乎都是用衝的奔向圖書室,在人煙慢慢稀少以後拿著一枝鉛筆和一個橡皮擦走向自習區。或許他該慶幸這張桌子位於角落,不太容易在偌大的自習區被發覺,所以才能替他們保守住這個神奇的秘密,沒有被好事者列入校園七大不可思議。

 

伊東歌詞太郎的字算是……有些潦草,尤其桌椅使用了這麼久,桌面也難免有些坑坑疤疤,但是寫出來的字還算是看得懂,只是當伊東歌詞太郎一時興起,在句尾畫一兩個音符插畫,他都要猜那是五十音之一還是標點符號猜好久。

 

伊東歌詞太郎時常問他,他們這一屆的輕音社維持的怎麼樣了?社長還盡心嗎?主唱勤不勤於練習?學生會有沒有好好照顧他們?對於這些問題,身為回家部的天月一知半解,為了回答伊東歌詞太郎的問題,他甚至還跑去輕音社拜訪了好多次。

 

「結果啊──他們的社長竟然就這樣邀我入社了!歌詞さん你看怎麼辦啦!」

──哈哈哈,那不是挺好的嘛,如果是天月くん的話,我很放心的下哦。

 

結果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伊東歌詞太郎的這句話,隔天他竟然真的跑去遞交了入社申請表。

 

從此以後他們的話題又多了一點。

 

然後在發覺和伊東歌詞太郎聊天時的自己,像是能剖開更多更多的心事時,他便再無顧忌的將一切話語都傾訴而出。

 

天月常常覺得,伊東歌詞太郎在班上一定是個出名的爛好人。

 

青春期總是血氣方剛盛氣凌人,覺得臉面過得去便是勝者,所以一天到晚來個三四次爭執真的是再尋常不過的事,不知道是運氣不好還是人氣太高,天月不是第一次遇到不講道理的人,但是每次每次都忍氣吞聲。

 

直到遇見了伊東歌詞太郎,這世界上會有幾個人願意毫無怨言的接受一個勁發牢騷的高中小鬼,甚至安慰他鼓勵他的每一句每一字都絕不敷衍,害得他漸漸的不管好事壞事都往伊東歌詞太郎那裡扔。

 

班上的某個傢伙老是和自己唱反調、總覺得未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才好、有點羨慕死黨交了個很可愛的女朋友、最近好像胖了怎麼辦啊、老師出了好多作業好累、回到家以後什麼都不想做。

 

他覺得伊東歌詞太郎知道了太多太多他特意隱藏起來的自己,也覺得他把太多負面的自己都不負責任的丟給了伊東歌詞太郎。

 

雖然是透過這樣子的方式,但是卻很安心、很開心的感覺。

 

說到底,他就是隻只懂得一個勁鳴叫的雛鳥,就連展翅翱翔也還無法做到。

但是至少,比起隨處可見的鳥巢,伊東歌詞太郎的言語和溫柔要更加牢靠。

 

然而所謂的牢靠,卻如同幻象那般,帶來的真實感往往聊勝於無。

時光分分秒秒都不會自私保留,但也不會為了他們多做停留。

 

「最近啊,練習唱歌的時間愈來愈多了。」

「我覺得我愈來愈喜歡音樂了。」

「都是歌詞さん的功勞哦。」

 

──那真是太好啦。

──畢業之後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所以天月くん也要加油哦。

 

下筆到一半的「好想見你」戛然而止。

 

吶,你的溫柔在經年累月之後,還會被上天憐惜,而殘存於此嗎?

我與你之間,也就如此吧。

 

 

 

伊東歌詞太郎醒過來以後,橙色的天空已經染上了茜色的顏彩,看著辦公桌上一整疊的考卷,就有一種要被紙質和夕陽壓垮的預感,嘆了一口氣,他抬頭看向對面牆壁上掛著的時鐘。

 

六時五十分。已經這麼晚了啊……

 

「啊,歌詞くん,還沒回去嗎?辛苦你啦。」

 

「中川老師也辛苦了。」目送著中川老師的背影離去,他才意識到今晚他又擔當了替辦公室鎖門的職務。

 

啊,說起來,自己曾經向中川老師舉薦過某人擔任圖書委員呢。不知道總是因為「某個原因」而留校留很晚的某人,回家了沒呢?

 

整理好桌上的文具和紙張後,伊東歌詞太郎將最下方的抽屜打開,身為幫忙管理圖書館的老師之一,持有鑰匙的他打算碰碰運氣。

 

這所學校的變化並不大。

 

幾塊磁磚長出了細碎的裂紋,水管比以前老舊更容易出狀況,校長也許是因為年紀大了所以話也變多了,陳舊的理化教室陰森森的還是沒人敢靠近。

 

圖書館也還是和以前一樣,盡收眼底燦爛的餘光,與鳥兒高飛的倩影一同遺下。

 

走近躺倒在自習區桌面上熟睡的少年,伊東歌詞太郎看著上方未完全退去的文字。

 

──畢業之後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所以天月くん也要加油哦。

 

還有坐落在筆芯下頭未完全寫成的天月的回應,足足讓他等了好多時間,尋了不少歲月。

 

吶,畢業之後我想見你。這句話他當初沒有說出口,卻默默的發誓在心底。

 

「所以,我來見你了。」他輕聲說,然後將外套覆蓋在少年沉靜的雙肩上。

 

接下來的,就等天月醒過來再慢慢說吧。


评论(16)
热度(60)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