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Alcoho lic(聯文組接力第五棒)

「Alcoho lic」

 

 

By.甘黨聯文小分隊

 

 

-請勿代入三次元

 

-ooc可能

 

-接文力第五棒

 

 

 

 

 

 

 

他聽過好多好多其他的人類議論命運這詞,有的人哀聲嘆氣、而有的人神色堅定不移。曾經在哪裡看見過有人說──命運不過是一種藉口,拿來做所有追求和拒絕的理由或推托再好不過。

 

對於這些想法他都是一眼晃過或者笑笑聽過,畢竟對於命運的探索他還沒有貫徹始終,所以還尋不得一個討論的由頭。

 

在漫畫裡頭命運這詞出現的時機總是關鍵,起承轉合的轉機總是得用到「命運」來帶出所有的熱血,或許將某件事理解為命中注定要更令人沸騰,或許……以命運來套用一切喜怒哀樂,會更容易讓人解脫。

 

一旁的天月似乎還因為剛才那部電影有些緊張,但他卻喜孜孜的開始思考接下來該去哪。

 

天月說了想試著和他交往一天。這一天就是他的命運之日。

 

用酒精麻痺自己的時候,也不是什麼都沒想就這麼做,只是覺得自己太落魄。世界這麼大,為什麼就容不下一個伊東歌詞太郎,容不下一個想待在天月身邊的他,這個世界煞時間變得陌生可怕。

 

之後他們去了往日時常相約前去的書店,還有最常光顧的千里眼,所有的一切彷彿還和以前一樣。

 

突然黑白的景象被添上了熟悉的色彩,終於他的齒輪再度開始輪轉,他逃避著的情感才再度有了下文。

 

所以他要把握現在,現在就是他的所有。

 

 

「歌詞さん,好像快要下雨了?」天月伸出手來確認,翻覆在上的掌心接到了一滴透明雨滴,天色漸灰,路上的行人也漸漸邁快步伐。伊東歌詞太郎愣了愣,果然連老天爺都特別不眷顧他嗎……

 

正當他的表情很明顯垮下來的時候,天月指著不遠處的招牌,「那裡好像有一間KTV!要先去那裡避雨嗎?」

 

還以為對方會提議要回去的!滿心歡喜的他點了點頭,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小跑步往KTV衝去,確認了還有包廂後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只有兩個人一同前來的KTV還是第一次,伊東歌詞太郎轉過頭來想觀察另一個人的表情,無奈坐在角落的天月低著頭專心研究著點歌簿和菜單,側臉被頭髮遮掩住,這樣的情景徒增了氣氛上的尷尬。

 

伊東歌詞太郎只好轉而看向牆壁上的點歌屏幕,原本對於天月因為獨處而疏遠他的反應有些難過,不過在看見一行又一行的歌名後,愛音樂成癡的他不禁轉念一想。

 

是啊,用說的不成,那用唱的試試看?

 

悄悄握緊拳頭,不論失望了多少次、不論自我厭棄多少次,他果然還是喜歡天月。這份心情到底該不該傳達、如何傳達都罷了,反正今天是他的命運之日嘛,既然命運是他的,那麼就隨他操縱隨他搗亂。

 

在天月短暫離開去洗手間時,偷偷點了一首歌,趁現在來練習一下吧。伊東歌詞太郎拿起了麥克風,看著前方大營幕上所顯示的影音,還有知名歌曲所屬的熟悉前奏,伊東歌詞太郎和往常一樣閉上眼,靈魂仿若與樂曲合而為一。

 

GReeeeN的キセキ。歌詞裡充溢的愛意還有幸福感,都是他未曾體會過的,但是總覺得,只要想著天月過往帶給自己的無數笑容,就能夠再次不死心的作個夢。作個他和天月都笑得幸福,作個他能帶給天月無數幸福的夢。

 

「日常生活中,發覺累積的小小幸福」、「是我們慢步走過的『軌跡』」、「我們的相遇是在這廣大的世界之中」、「發生的一件小小的偶遇」、「那就是『奇跡』了」。

 

吶,希望你能聽見哦。

 

歌曲的尾聲落下,伊東歌詞太郎回過神來看向包廂門口,似乎站在那裡很久了的天月也看著自己。

 

呼吸和時間都彷彿停止了。

 

伊東歌詞太郎的心跳聲比起剛才間奏裡的鼓聲還要強烈,天月的默不作聲卻沒有讓他後悔,反而開始思考該怎麼說,該說些什麼才夠──

 

才夠表達天月這存在,所帶給他的奇蹟比無限還多。

 

沒等他出聲,天月就靜靜的關上門,走回剛才的位置坐下。伊東歌詞太郎也只能僵硬的轉過身來看著對方,身後的影片已經結束了,回歸到一開始的畫面,一閃一爍的視覺效果像極了LIVE中燈光的照射。

 

天月雙手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伊東歌詞太郎因為燈光太過昏暗,所以只能看見對方緊皺的眉頭,像是被感染似的,他也緊擰了眉間。

 

果然……給天月帶來困擾了嗎?

 

這句話讓腦子一瞬間空白,也在下一剎那讓他鼓足了一生備份的勇氣,他張開口說道:「我喜歡你,天月くん。」

 

像是在回答不久前天月的問題,又像是在重複更久之前他曾說過的那句話。伊東歌詞太郎握著麥克風的手已經不能再更用力,只怕下一秒對方的回應,會讓這些氣力全數無從施放,而使麥克風落地。

 

「……剛才那首歌,是為了我而唱的嗎?」

 

「……嗯。」

 

「歌詞さん,為什麼會這麼喜歡我呢……?」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看著天月眼角的淚光,他只能走到對方身旁坐下,任由對方自白似的發言繼續著。

 

「我當初是為什麼……會拒絕歌詞さん呢……」

 

這彷彿自問自答般的提問,伊東歌詞太郎當然不能回答,雖然他當初是多麼急切思考這個問題的解答,但是漸漸的卻變得不重要了。

 

是啊,不重要了,被拒絕了還是可以喜歡你,只要能夠繼續喜歡你。

 

感覺到自己放在柔軟椅墊上的指尖接收到的輕微碰觸,伊東歌詞太郎像是觸電那般顫了顫,雖然很快的反應了過來,但是卻無法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只能傻傻的維持原來的姿勢。

 

總覺得,原先就算緊緊擁抱也無法傳遞到的思念,現在卻能夠用微乎其微的碰觸連繫到了。

 

以秒針行進的速度,他們緩緩的接補上彼此五指間的空隙。

 

「吶,歌詞さん……我們不是、在交往嗎?」一反剛才昏暗的視線,視網膜內的柱狀細胞開始勤力運作,眼前的明暗深淺比起一開始立體許多,連天月面紅耳赤的模樣也紮紮實實的映入他的眼裡,使他心動不已。

 

「那就……來做點、只有情侶能做的事……吧?」

 

 

 

 

第五棒的雨神神完成使命啦……!抱歉竟然這麼晚才生出來QQQQ!

奇蹟這首歌真的很好聽,請務必聽聽哇……!

能夠加入聯文組簡直太幸福我就不多說了……Q/////Q!

感謝觀看!也請期待著最後一棒的豆乳君哦哦哦!

评论(5)
热度(49)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