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在那之後



在烤肉店裡,對面的那人將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風,模樣像極了自極地前來探訪的旅客,一臉滿足的看著烤肉架上的半熟食品,更似是等待豐收的農民,這滿處的烏煙和肉食氣味的確是嗆得人慌,再加上那厚重的衣物,八成是得汗如雨下了。

 

伊東歌詞太郎替這人感到無奈。

 

對面的人現在這模樣或許顯眼,但是退去了身上的包裝,怕是要更引人注目。伊東歌詞太郎將自己眼前烤熟的食物全數塞到天月的盤子上,只見對方嘟著嘴像是不太願意接受,但是過一會兒還是拿起筷子開始大快朵頤。

 

險些笑出聲的他寵溺的看著對方,甚至忘了自己連一口都還沒吃。

 

對桌上班族抱怨上司的怨聲充耳,隔桌的一群女性對於崎嶇不平的情路所吐出的苦水,再隔一桌的那些學生因為還穿著制服,所以只能點些果汁飲料來解渴,無法學著大人飲酒消愁。這間烤肉店既熱鬧,又像是整個社會的縮影。

 

而眼前的天月,正是這些縮影的光。

 

伊東歌詞太郎回過神之後,才發現天月不知何時已把一堆菜夾進自己的碗裡,就和剛才自己所做的那樣,「歌詞さん也吃啊!」

 

點了點頭,他才終於開始食用他今天的晚餐。

 

終於時間被他耗長了一個小時,途中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伊東歌詞太郎聽著天月這一週的經歷,有時點點頭示意自己有在聽,有時抬起頭來直直看向對方閃閃發亮的雙眼,像是學生時代和家長報備今天在學校發生的趣聞那般,輕鬆而寫意。

 

接著終於眼前的食物全部都解決完畢,他們才開始收拾東西,伊東歌詞太郎搶先走在天月的前方,掏出了錢包,收到了找零後果不其然聽見了後方的責怪聲。

 

「歌詞さん!不是都說了各付各的了嘛!」急著將錢包裡的鈔票抽出來塞給他,天月抿著下唇和伊東歌詞太郎展開了一場拉鋸戰。

 

「不用啦!反正一個禮拜也才出來一次不是嗎?這點錢我還可以負擔哦。」將天月的錢包搶過來後,幫對方放回背包裡,道出上個禮拜就使用過的說詞,顯然並不能讓天月服氣。

 

「這一世欠著的話,要等到下輩子才能還了啊!」不知道天月從哪裡聽來這樣的說法,伊東歌詞太郎緊扣和天月十指交握的手掌,這次真的笑出聲來。

 

「那麼,下輩子還要在一起哦。」他說,如願以償的看見了天月紅透的雙頰。

 

今晚的圓月依舊明亮,而他們的心緒一如既往,為彼此蕩漾。


评论(2)
热度(55)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