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黨加濕器/ step by step – 04

到底該不該刪掉H文呢......!

 

 




望著客廳內佈局的某一角發愣,天月覺得自己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一想到某個人就心神不凝,腦袋裡的畫面就像是播放著斷斷續續的投影片那般,那人在自己面前敞開笑容的模樣再度顯現,只可惜在真正摸得著聽得著時他不曾有所動作,所以回憶裡理所當然沒有辦法接續在那之後。

 

餐桌上放置著一個包裝還未被拆下,形單影隻躺倒著的口紅,大概是自家母親出門前檢查外出行頭時,拿出來忘了放回去的吧,既然沒有回來拿,那應該是不怎麼要緊的吧,沒什麼在意的繼續發著呆。

 

心不在焉的同時思緒神遊著,他突然想到了某次陪著某人去書店時,他隨意翻找到的一本書。

 

是一本類似兒童讀物的書本,封面和內頁的插畫十分討喜,就連簡單的漢字也標上了平假名。

 

裡頭的主角是一隻熊,故事正是描述在他短短的一天裡,他所遇見的各式各樣的動物。途中他遇見了一隻死去的河馬先生、和一隻正滔滔不絕說著話的烏龜小姐。

 

同情心旺盛的熊湊上前去和神色自若的烏龜小姐搭話,要她節哀,「呵呵,您可真風趣啊,河馬先生。」但是烏龜小姐卻答非所問的應了他。熊覺得困惑,便接著問了一句:「您不傷心嗎?」

 

「這條緞帶我十分喜歡,謝謝您,河馬先生。」烏龜小姐仍舊將他當作透明熊那般對待,生著皺紋的眼尾染上了一抹紅暈,這時熊低頭看了看烏龜小姐脖子上繫著的那條緞帶,他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反應慢了常人整整一天的烏龜小姐現在說的話,都是在回應昨天的河馬先生嗎?

 

那麼待到明日,烏龜小姐察覺河馬先生其實早已死去,那會有多悲傷啊……

 

故事的解讀一向都是由個人視角去探尋,天月看見這則故事的當下並不以為意,覺得這本故事書還真是莫名其妙,但如今想來,他卻突然覺得或許這是在告誡小朋友,不要當個優柔寡斷的人。

 

不要讓命運留給自己後悔的機會……吧。

 

這麼想著,他終於按下通話鍵。

 

 

當他看見站在門口上氣不接下氣喘著的伊東歌詞太郎時,飄懸著的心臟像是終於有了重量,血液終於感受到心跳的鼓動,大腦才真正清晰。

 

「歡迎,歌詞さん。」

 

「……嗯,謝謝。」

 

泡了一杯茶遞給伊東歌詞太郎,兩人面對面坐著,氣氛又陷入了詭異的沉默,大概是已經有快一個禮拜沒見了,又大概是伊東歌詞太郎因為幾天前的那個擁抱而感到心虛,所以一直避著不敢見面,如今天月又一付淡然處之的模樣,一向很容易打開話匣子的伊東歌詞太郎倒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了。

 

明明一個禮拜前還對這種感覺懵懵懂懂,但是在那個擁抱之後他可以肯定,自己對這個人的心動絕非假像,接著在沒見面的那幾天,甚至有了當第三者的覺悟的他,在和はしやん通了電話以後,才終於什麼都懂了。

 

自己在那魂不守舍,眼前這個人倒是說不見就不見,還真是懂得欲拒還迎啊。愈想愈有氣的天月緊握著拳頭,本來還想著要怎麼將這件事說出口,但果然直來直往才是最原始最簡單的方法。

 

「歌詞さん,請問你現在喜歡的人叫什麼名字呢?」

 

「咦?」

 

「今年幾歲?興趣?家住哪?有養寵物嗎?喜歡吃的點心?喜歡的顏色?」

 

「天、天月くん……」連環砲般的提問,明顯伊東歌詞太郎招架不了,忍受不了激動的情緒,天月從椅子上站起身,趁自己現在膽子正大勢氣正強,將最後一個問題砸了過去,「你喜歡的人,是我嗎?」

 

雖然看不清低著頭的伊東歌詞太郎的表情,但是那麼大幅度的點頭,還有對方嘴裡更像是自言自語的喜歡天月くん,倒是讓他的氣消了不少。

 

「歌詞さん這個大笨蛋。」

 

「對不起……天月くん生氣了?」

 

説一開始知道時不生氣是騙人的,畢竟他可是為了這個人,連慢跑時都會差點跌倒好幾十次,一個不留神還會把一貓一狗的糧食餵反。結果搞到最後那些憂心都是白費的!這比在網路拍賣上受騙要更讓人無可奈何啊!

 

「……歌詞さん,不是從はしやん那裡學了很多理論嗎。」

 

看著眼前嘟著嘴的他,伊東歌詞太郎腦海裡出現了所謂的追求聖典之二,「不管怎樣,都得讓對方開開心心的,以這點為基礎去愛護他吧」。於是伊東歌詞太郎站起身來繞過了餐桌,比起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倒更像是跟著直覺走,伊東歌詞太郎將天月抱了個滿懷。

 

腦內糾葛著的絲線像是化身導火線,就算是餘燼的菸頭也能夠成為引燃的星火。一但有了奇怪的念頭,向來喜歡衍生思考的天月就會愈想愈多,導致他現在根本不知道該不該推開伊東歌詞太郎。

 

這個擁抱像是持續了一世紀之久──雖然這句話更為適合出現在生離死別的時候──但是至今誰也沒有想過要放開手,就這樣僵持著,不像是一場氣氛緊張的拉鋸戰,反倒更像是溫存。

 

看吧,又開始亂成一團了他的腦袋,連溫存這詞都出現了。

 

「那個、歌詞さん?」

 

「天月くん?」

 

這時候用他的名字回應他算什麼啊。覺得有些接不上話,天月也只能收攏雙臂,微微墊起腳尖將頭靠在伊東歌詞太郎的肩膀上,髮尾搔著對方的臉頰,不一會兒便感覺到對方撫上頭頂的手掌。

 

可能是想撥開他的頭髮,可能只是想拍拍他蓬鬆的染髮,這些可能卻只釀成了一個讓他們倆人更加靠近的結果,但天月並沒有去阻止伊東歌詞太郎攬住自己腰部的另外一隻手。

 

總覺得這個人老是把自己耍得團團轉,很不甘心,超不甘心,光是一個簡單的擁抱就將自己的靈魂切割的四分五裂。下定決心推開了對方,看著伊東歌詞太郎一臉茫然的表情,天月想起了剛才自己出神時盯著看了許久的口紅。

 

「……歌詞さん,你知道嗎,現在很多男生都會擦口紅的哦。」

 

「呃……是嗎?」

 

於是伊東歌詞太郎在天月的半哄半騙之下閉上了眼睛,對方緊皺著眉頭感覺著唇上來回塗抹著的異樣感,黑暗的視線中聽覺和觸覺則會意外靈敏,所以他竊笑抖著手的舉止倒是被伊東歌詞太郎知曉的一五一十。

 

像是終於玩夠了,天月才終於將化妝品的蓋子壓實,看著眼前不算差的成果,不自覺的又勾起嘴角壞笑起來。

 

「歌詞さん的唇形很漂亮呢!」

 

「……謝、謝謝。」始終不敢睜開眼睛的伊東歌詞太郎對比著他的壞笑,臉上的表情說開心不開心說苦也不算太苦,總而言之糾結到不行。

 

是真的很漂亮,就連現在單單只是看著,那添增了唇彩的輔助彷若立體、光亮許多的嘴唇,他就只能靠笑來掩飾自己的害臊。

 

怎麼辦,天月覺得這樣反倒是他自討苦吃了。

 

天月的雙手靠在伊東歌詞太郎的肩膀上,迎合著那像是在等待一吻的緊閉的雙眸,剛才才覆上一處的唇蜜很快的黏貼上另外一雙顫抖著的唇瓣。

 

還以為回過神時會讓他彷若殞石撞擊地球那般震驚,但此時此刻他卻更像穿上太空衣登陸月球那樣飄忽,的確……若是繼續任由對方那沾染著淺粉色彩的嘴胡亂留下唇印的話,他一定會因為缺氧而死的,害羞的都快忘記怎麼呼吸了啊。

 

混雜著化妝品氣味的,兩人的初次擁吻,真是最糟糕了不是嗎……

 

 


评论(53)
热度(47)
©Raingo_D | Powered by LOFTER